小 小 的 分 享 : 闊 路 中 的 窄 路

Hong Kong Hiking Web: 相關興趣 Related Interest: 感覺 Feelings: 小 小 的 分 享 : 闊 路 中 的 窄 路
   By Pam on Sunday, July 09, 2000 - 7:56 pm:  Edit

小 小 的 分 享 : 闊 路 中 的 窄 路

「 你 們 要 進 窄 門 , 因 為 引 到 滅 亡 , 那 門 是 寬 的 , 路 是 大 的 , 進 去 的 人 也 多 。 引 到 永 生 ,那 門 是 窄 的 , 路 是 小 的 , 找 著 的 人 也 少 。 」 - 馬 太 福 音 第 六 章 十 三 至 十 四 節 。

神 在 聖 經 裡 告 訴 屬 祂 的 人 , 我 們 若 要 跟 隨 祂 走 生 命 的 道 路 時 , 我 們 走 的 會 是 一 條 窄 路 。 不 知 到 大 家 有 沒 有 覺 得 自 己 正 在 走 一 條 窄 路 呢 ? 當 我 撫 心 自 問 時 , 真 的 有 點 擔 心 , 亦 有 點 慚 愧 。 擔 心 的 是 因 為 自 己 走 的 路 不 是 真 的 那 麼 窄 , 慚 愧 的 是 因 為 自 己 實 在 有 虧 欠 。 我 為 神 受 了 多 少 苦 呢 ? 恐 怕 在 我 所 受 過 的 苦 中 , 都 只 是 因 為 自 己 的 罪 或 是 因 為 自 己 的 不 足, 受 苦 亦 只 是 來 自 神 的 管 教 。 幸 好 神 對 我 們 好 , 只 是 因 為 祂 的 愛 和 祂 的 名 , 而 不 是 因 為 我 們 的 行 為 , 但 畢 竟 神 說 找 著 窄 路 的 人 並 不 多 , 我 總 要 常 常 提 醒 自 己 要 警 醒 。

但 無 論 如 何 , 我 們 至 少 可 以 想 像 一 下 那 條 窄 路 是 怎 樣 的 。 感 謝 神 , 在 我 的 身 邊 有 一 班 很 好 的 弟 兄 ( 當 然 姊 妹 亦 很 好 ) , 雖 然 平 日 沒 有 太 多 機 會 見 面 , 但 偶 然 在 假 期 中 , 我 們 亦 可 以 找 到 一 些 機 會 出 來 一 同 行 山 及 露 營 , 可 能 這 就 叫 重 質 不 重 量 。 行 山 並 不 是 一 件 輕 鬆 的 事 情 , 記 得 很 多 次 我 們 才 走 了 一 小 段 路 , 就 發 現 人 真 是 十 分 有 限 。 才 走 了 不 久 , 體 力
沒 有 了 , 信 心 沒 有 了 , 停 下 來 問 一 問 隊 長 還 有 多 少 路 程 時 , 他 總 是 回 答 就 快 到 了 。 那 為 甚 麼 去 了 一 次 又 有 第 二 次 呢 ? 我 想 各 人 都 有 不 同 的 想 法 。 對 我 來 說 , 真 正 的 學 習 往 往 都 不 是 在 容 易 的 情 況 下 進 行 的 , 容 易 如 抄 書 般 的 功 課 都 多 只 是 浪 費 時 間 的 。 不 付 出 , 豈 會 有 回 報 。 付 出 的 少 , 收 到 的 亦 會 少 ; 付 出 的 多 , 收 到 的 亦 未 必 會 多 , 但 細 心 的 想 深 一 層 , 又 不 是 那 麼 悲 觀 的 。 言 歸 正 轉 , 我 們 行 山 時 所 走 的 路 , 有 闊 亦 有 窄 , 窄 的 亦 有 很 多 種 。 在 山 腰 處 的 窄 路 , 一 邊 是 山 , 一 邊 是 懸 崖 。 在 行 走 時 , 若 跌 向 山 的 那 一 邊 , 通 常 都 沒 有 甚 麼 大 問 題 , 大 多 數 只 是 驚 一 驚 , 但 若 跌 向 懸 崖 的 那 一 邊 , 不 用 我 說 大 家 都 知 道 結 果 會 是 怎 樣 。 在 山 脊 處 的 窄 路 , 兩 邊 都 是 懸 崖 , 說 來 十 分 危 險 , 但 山 脊 的 路 總 是 比 山 腰 的 路 易 走 的 。 在 我 來 說 , 這 可 能 是 因 為 路 的 兩 邊 是 對 稱 的 , 走 起 來 時 兩 邊 是 平 行 的 , 整 個 人 的 重 心 在 正 中 , 不 易 跌 倒 。 在 走 山 腰 時 , 心 對 總 是 怕 跌 向 懸 崖 的 那 一 邊 , 重 心 則 了 在 向 山 的 那 一 邊 , 走 起 來 並 不 舒 服 。

不 知 大 家 想 像 的 窄 路 是 不 是 上 面 說 像 行 山 時 遇 到 的 那 樣 呢 ? 走 那 樣 的 窄 路 時 , 我 們 都 會 格 外 的 小 心 , 因 為 跌 倒 所 帶 來 的 後 果 十 分 嚴 重 。 我 想 , 在 走 天 路 時 , 我 們 亦 要 如 此 小 心
的 走 , 時 常 留 心 自 己 的 腳 步 , 時 當 留 心 自 己 有 沒 有 走 差 。 在 行 山 時 , 我 們 不 但 自 己 小 心 的 走 , 我 們 亦 會 留 意 我 們 身 邊 的 同 伴 , 例 如 我 們 遇 見 地 上 有 一 個 小 坑 時 , 我 們 會 通 知 在 後 的 人 , 好 讓 我 們 都 可 以 一 同 走 過 而 不 至 跌 倒 。 我 想 , 在 走 天 路 時 , 我 們 亦 要 如 此 的 彼 此 守 望 。

行 山 時 , 若 只 是 靠 體 力 來 走 , 走 了 不 多 便 會 灰 心 。 想 起 來 , 很 多 次 都 是 靠 自 信 心 和 意 志 力 來 走 完 全 程 的 。 我 想 , 在 走 天 路 時 , 若 我 們 只 是 靠 著 自 己 的 能 力 來 走 , 恐 怕 真 的 沒 法 走 得 完 ; 若 我 們 看 自 己 的 能 力 時 , 恐 怕 路 是 長 的 , 能 力 卻 是 少 的 , 真 的 要 灰 心 失 意 而 死。 當 然 走 天 路 和 行 山 並 不 同 , 不 同 是 在 於 我 們 不 是 ( 亦 不 能 ) 靠 著 自 己 的 信 心 和 自 己 的
意 志 力 來 走 , 我 們 靠 的 是 神 和 來 自 神 的 信 心 。 山 高 路 斜 , 若 時 常 看 著 險 要 的 山 勢 來 走 ,信 心 自 然 沒 有 了 ; 世 途 險 惡 , 若 時 常 看 著 世 界 和 週 圍 環 境 來 走 , 信 心 也 難 常 存 。 不 論 在 何 境 況 , 我 問 自 己 , 何 不 單 單 仰 望 神 , 低 頭 謙 卑 的 看 著 主 的 腳 步 來 跟 著 走 ? 真 的 很 想 自 己 能 快 快 的 學 會 這 個 功 課 , 但 奈 何 自 己 還 是 會 因 為 有 一 陣 清 風 的 吹 來 , 而 嚇 得 「 三 魂 唔
見 七 魄 」 , 真 的 要 求 主 幫 助 。

靠 主 而 不 用 靠 自 己 說 來 容 易 , 但 試 過 行 出 來 的 人 都 知 道 , 就 算 有 一 次 我 們 學 會 了 , 那 亦 難 保 下 次 我 們 又 忘 記 了 。 屬 靈 的 功 課 不 像 學 校 裡 的 功 課 , 不 是 學 懂 了 便 懂 了 , 而 是 一 次 學 懂 了 , 下 次 還 要 再 學 , 一 次 學 懂 了 並 不 代 表 下 次 也 懂 。 但 難 道 真 的 要 等 到 我 們 手 上 那 支 「 忠 心 的 電 筒 」 再 不 「 忠 心 」 時 , 我 們 被 弄 至 手 忙 腳 亂 時 才 懂 得 自 己 的 一 切 都 是 靠 不 住 的 , 才 懂 得 仰 望 神 ? 為 自 己 預 備 電 筒 是 好 的 , 但 我 提 醒 自 己 若 有 一 天 自 己 預 備 的 電 筒 若 是 幫 不 上 甚 麼 時 , 真 的 要 懂 得 放 棄 的 藝 術 。 「 杯 麵 」 不 是 必 須 的 , 因 為 我 們 靠 的 不 是 體 力 ; 吃 「 杯 麵 」 是 好 的 , 因 為 它 能 叫 我 們 走 得 更 有 力 , 但 若 停 著 只 顧 吃 「 杯 麵 」 而 不 走 路 , 那 便 是 本 末 倒 置 , 我 提 醒 自 己 不 要 讓 生 命 中 的 「 杯 麵 」 成 為 我 的 難 阻 。 真 的 要 學 習 靠 主 , 不 是 靠 「 電 筒 」 或 是 靠 「 杯 麵 」 , 不 是 靠 那 些 靠 不 住 的 東 西 , 更 不 是 靠 那 些 聽 來 也 可 笑 的 東 西 。

在 我 的 經 歷 裡 , 有 另 一 種 的 窄 路 。 回 想 起 年 多 前 有 機 會 能 與 一 班 舊 組 員 一 同 到 長 洲 宿 營 和 旅 行 , 在 行 程 的 尾 段 , 我 們 一 同 到 了 張 保 仔 洞 , 那 是 一 種 跟 行 山 時 完 全 不 同 的 窄 路 。
在 洞 內 , 路 窄 得 很 , 站 也 不 能 站 直 , 走 也 不 能 走 得 快 。 一 但 走 了 進 去 , 便 要 走 完 全 程 ,才 可 以 重 見 天 日 , 因 為 在 這 麼 窄 的 洞 中 , 連 轉 身 也 有 困 難 。 我 想 , 在 走 天 路 時 , 我 們 若 有 這 種 心 情 , 實 在 也 是 不 錯 , 但 若 能 走 快 一 點 , 那 便 更 好 。 在 走 那 麼 黑 的 道 路 時 , 若 我 們 沒 有 電 筒 , 恐 怕 就 算 走 得 完 亦 會 「 損 手 爛 腳 」 ; 在 走 天 路 時 , 若 我 們 沒 有 神 的 話 語 來
作 我 們 腳 前 的 燈 和 路 上 的 光 時 , 恐 怕 連 走 也 走 不 完 , 實 死 無 生 , 實 在 不 是 靠 嚇 的 。 想 到 這 兒 , 我 看 我 還 敢 不 敢 因 為 任 何 理 由 或 籍 口 而 不 靈 修 和 不 讀 經 。 想 起 來 也 奇 怪 , 在 上 次 的 行 程 中 , 我 的 電 筒 真 的 突 然 沒 有 電 , 幸 好 我 們 有 另 一 個 電 筒 可 用 , 但 無 論 如 何 , 我 想 我 總 不 能 心 存 僥 倖 , 以 為 我 的 燈 偶 爾 沒 有 油 也 可 以 問 人 借 。

在 我 的 想 像 中 , 還 有 另 一 種 窄 路 , 我 叫 這 做 「 闊 路 中 的 窄 路 」 。 這 個 名 稱 看 來 十 分 奇 怪 , 闊 路 又 怎 能 是 窄 路 呢 ? 這 看 來 並 不 合 邏 輯 。 現 在 試 想 像 在 一 個 大 草 原 上 , 我 們 要 由 一 個 地 方 走 到 另 一 個 地 方 , 我 們 該 怎 樣 走 呢 ? 看 來 我 們 可 以 有 很 多 很 多 方 法 走 , 因 為 路 是 闊 的 , 地 球 是 圓 的 , 所 謂 條 條 大 道 通 羅 馬 。 但 試 想 像 , 我 們 要 到 的 目 的 地 距 離 這 裡 十 分
遠 , 我 們 沒 有 很 多 的 時 間 可 以 遊 山 玩 水 , 更 沒 有 時 間 做 實 驗 看 看 地 球 是 不 是 圓 的 。 我 想 , 走 天 路 也 是 這 樣 , 人 生 在 世 , 可 以 作 工 的 時 間 並 不 多 , 一 但 到 了 黑 夜 , 誰 也 不 能 再 作 工 。 路 看 似 是 闊 的 , 我 們 看 似 有 很 多 的 選 擇 , 我 們 可 以 先 讀 多 一 點 書 、 我 們 可 以 先 賺 多 一 點 錢 來 買 一 間 房 子 、 我 們 可 以 先 做 完 手 頭 上 的 工 作 或 甚 至 我 們 可 以 先 睡 一 睡 , 才 開 始 走 我 們 的 路 , 但 真 的 是 這 樣 嗎 ? 真 的 不 願 意 像 以 色 列 人 出 埃 及 時 , 在 曠 野 中 走 了 四 十 年 才 走 到 目 的 地 。

走 一 條 實 實 在 在 的 窄 路 時 , 縱 然 可 能 十 分 難 走 , 但 總 算 有 蹟 可 尋 , 最 多 只 是 跌 倒 , 走 差 的 機 會 並 不 大 ; 走 一 條 寬 寬 闊 闊 的 窄 路 時 , 路 是 易 走 的 , 但 要 走 得 正 確 卻 並 不 容 易 , 我 們 亦 不 會 跌 倒 , 就 算 走 差 了 , 我 們 亦 不 會 發 覺 , 直 在 我 們 無 力 再 走 時 , 我 們 才 會 發 覺 我 們 還 未 到 目 的 地 。 像 某 主 日 講 道 會 中 的 訊 息 , 我 們 大 都 不 會 不 認 主 , 但 我 們 的 心 中 卻 在 神 以 外 多 了 很 多 的 東 西 , 這 邊 獻 祭 , 那 邊 拜 金 牛 犢 。 魔 鬼 見 不 能 「 正 面 攻 擊 」 , 便 會
「 則 面 攻 擊 」 ; 魔 鬼 見 不 能 叫 我 們 不 走 時 , 便 會 叫 我 們 走 差 , 而 使 我 們 走 不 到 目 的 地 , 叫 我 們 在 不 知 不 覺 間 走 向 滅 亡 。 真 的 是 防 不 勝 防 嗎 ? 我 相 信 絕 對 不 是 , 因 為 神 的 大 能 總 比 魔 鬼 的 計 謀 高 很 多 很 多 , 問 題 只 是 我 們 能 不 能 謙 卑 的 低 頭 , 看 著 主 的 腳 步 走 ; 問 題 只 是 我 們 能 不 能 專 心 的 仰 望 神 , 看 著 主 的 能 力 走 。

當 那 窄 路 像 是 在 行 山 時 的 山 路 時 , 情 形 還 沒 有 那 麼 壞 , 因 為 路 是 難 行 的 , 我 們 會 格 外 小 心 的 走 。 就 算 若 我 們 跌 倒 了 , 我 們 便 會 立 刻 留 意 到 其 中 的 嚴 重 , 雖 然 受 了 傷 , 但 總 算 能 及 早 發 現 , 走 回 正 路 。 當 那 窄 路 像 是 在 山 洞 內 的 路 時 , 情 形 還 沒 那 麼 壞 , 因 為 我 們 沒 有 甚 麼 選 擇 , 只 能 一 心 一 意 的 向 著 目 標 走 , 我 們 也 不 能 回 頭 , 因 為 連 回 頭 的 空 間 也 沒 有 !
就 算 電 筒 真 的 沒 有 電 , 真 的 跌 倒 了 , 我 們 亦 能 及 早 發 現 , 重 拾 神 的 話 語 作 為 我 們 生 活 上 的 光 , 我 們 亦 不 至 失 落 。 但 當 那 窄 路 是 一 條 闊 路 中 的 窄 路 時 , 我 們 走 錯 了 也 不 會 立 時 發 覺 , 甚 至 還 會 以 為 一 切 還 是 很 好 , 還 會 以 為 自 己 正 在 朝 著 目 標 走 , 情 形 是 多 麼 的 可 憐 !
我 想 , 若 有 一 天 我 的 生 命 路 走 到 盡 頭 時 , 才 發 現 自 己 走 錯 了 路 , 那 是 多 麼 的 可 怕 。 我 想, 神 不 會 和 我 們 說 笑 的 , 而 聖 經 明 明 的 說 : 「 路 是 小 的 , 找 著 的 人 也 少 」 , 互 勉 。

Excellent Philosophical Essay by So King Yan Oldfield

   By 阿洪 on Sunday, July 09, 2000 - 8:36 pm:  Edit

願主保守你行走窄路!

   By Manson Tsang on Sunday, July 09, 2000 - 9:54 pm:  Edit

窄闊從可而定呢? 所有比較只是人類加上的價值, 一個大草原有無限條路, 玄一些說, 都係要穿過那個大草原, 即是得一條路! 相反, 一個密林, 完全無山徑, 即無路, 劈出一條路, 而這條路也可以有無限條, 已劈出來的也只是一條路! 窄路闊路只是自己的感受, 玄一些說, 你面前是沒有路的啊! 路是你自己自然地行出來, 沒有甚麼特別的力量所支配, 一切隨緣, 但當然大家的緣不同, 大家會有不同的走法, 而這就是世事多變, 令人生變得精彩的元素. 世界不明的東西實在太多太多, 在我看來, 與其用一個信念去看世界, 不如用多個角度去看, 思想無極限, 我很喜歡從其他宗教及非宗教的觀點去看類似的東西, 我覺得這樣我會得著更多. 未知諸君意見如何? 願與大家分享之.

   By Sniper on Monday, July 10, 2000 - 1:30 am:  Edit

This is" HK Hikers Discussion Forum" or "HK Religion Forum" ?

   By Harrison on Monday, July 10, 2000 - 9:49 am:  Edit

Hello Pam & Oldfield
很高興讀到你們的文章 闊 路 中 的 窄 路 也希望你們的人生路會更精彩及有創造力

   By Siu 忠 on Monday, July 10, 2000 - 10:50 am:  Edit

送給小 小的:
『詩篇 121:1 我 要 向 山 舉 目 。 我 的 幫 助 從 何 而 來 。
  121:2 我 的 幫 助 從 造 天 地 的 耶 和 華 而 來 。』

欣賞你的分享及體會。你能夠透過一些外在的事物而體會到內在成長的重要,實在是一大恩典;因為外在的體會是短站的,最重要是內心的體會,是永久的。引到永生,那門是窄的,路是小的,找著的人也少,但自覺可惜的是人們只看見那窄門便退後,並沒有深究門的另一面是怎麼樣。正如人們看見神給他關上一道門便灰心絕望,但沒有想到神必會為他開一頁窗。

No Pain No Gain! 努力呀小 小! God Bless U!

   By 毅行者 on Sunday, August 13, 2000 - 9:34 pm:  Edit

請你們幫幫忙, 減少說話 , 讓大家行多幾步, 吸多些新鮮空氣 , 好嗎?

拜託拜託!

   By 亞米 on Friday, August 18, 2000 - 1:39 am:  Edit

其實行山時與同道分享,互相砥礪,實為一大樂事.未知這位毅行者是否訓練不足,走起來有點兒吃不消呢?願你能早日到達你要到的終點•

   By saga on Monday, September 11, 2000 - 11:25 pm:  Edit

闊路中有窄路......
何為闊路,何為窄路.
因人以異!?....
不.不要想,不要看,只管行.感受一下.................
闊的平淡窄的起悅.

   By 醉容 on Saturday, October 21, 2000 - 12:37 am:  Edit

No matter how the road is wide or narrow, someone might have walked before it became a road.Do u know who is it? as i can't remember all, jesus said: 'i'm the road, the truth and the life........'
u should be happy if u are at narrow one because god has prepared a way for u only that not everyone can be.Do u know god's will then?he wants u to rely on him more than before.

   By h.k. on Saturday, October 21, 2000 - 4:31 am:  Edit

Pam, I really admire you in having the courage to write such a wonderful essay in this website. As long as the discussion is related to hiking, I don't think there is anything wrong in bringing religion into the discussion. I think 'suffering and hardship' is really a very difficult topic. Recently, I've read something in the book 'Every day with Jesus'. It said,'The problem of pain and suffering is a speculative one. To those who actually bear it, it is often bright with beautiful meanings.' I am not sure if you guys agree with that. We often find that the difficulties that we faced made us a better person after the difficulties have passed. Perhaps it is like when we go for a difficult trek, it will be painful during the trip but very often we still find the trip worthwhile. Indeed one of the advantages in introducing hiking to the extra-curriculum activities of the schools is that it can build up characters.

   By Pui on Friday, April 26, 2002 - 5:10 pm:  Edit

When we hike, no matter it's 窄路or闊路, we just walk through!
There's no exact right route or wrong route, we plan our own routes, and that's our life!

   By Hiker on Monday, September 29, 2003 - 12:28 am:  Edit

Many a time, it is not a choice between right or wrong but rather, clean or dirty; or have it less serious, just a matter of taste. Some paths sting, with lots of cow dung; some are damp and dark, with spiders and moss; some are rugged, but are short-cut; and so on.

Sure... we can try all these as long as we insist on hiking. But, which one you finally choose is - in your own hands.


Add a Message


You can use any username with password "hiking" to post. Registered users and moderators can also post messages here.
Username:  
Password:


Topics Profile Close Page Delete Page Move Page Log Out   Administ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