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烏蛟騰、荔枝窩及鹿頸──行山小記一則

Hong Kong Hiking Web: 相關興趣 Related Interest: 感覺 Feelings: 分享:烏蛟騰、荔枝窩及鹿頸──行山小記一則
   By passer on Saturday, November 13, 2010 - 9:32 pm:  Edit Posted From: 14.136.42.204

烏蛟騰→荔枝窩→鹿頸
精華本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AbtEFL0doo
較詳本:
http://www.youtube.com/watch?v=yM3aqh6fhiQ

   By 雲水 on Wednesday, January 10, 2007 - 8:39 pm:  Edit

ex-ii 兄:

不知你有沒有留意進入三椏村一帶的路徑都是石屎路,我想原因是路徑兩旁全是濕地或泥沼,而我提及的那段路,兩旁也是泥沼,我想有關部門如此修建那段路,很可能是考慮到這一點。還有,荔枝窩正大興土木,看來將會發展成一個旅遊景點,為適合更多人前往,那段路也需要修建一下。其實,就個人行山來說,我也喜歡走泥路,我也不贊成把所有路段石屎化,但在某些情況下,試從不同的角度考慮後,我並不反對把某些路段石屎化。

   By ex-ii on Wednesday, January 10, 2007 - 7:49 pm:  Edit

雲水老師:
香港的郊野公園很大部分已人工化了。這些路徑足可供那些不想太辛苦的人選擇。相對地,自然天地己買少見少,請為我們那些大自然愛好者及我們的下一代留有餘地。那是他們最后樂土了!

我並沒有去過你相中的地方,但從相中所見,那條石屎路橫過荒廢的田野總是格格不入、不文不類。

   By 雲水 on Wednesday, January 10, 2007 - 9:53 am:  Edit

ex-ii兄,遲了回覆,見諒。

有關問題,是可以作理性討論的,請看「黃竹角嘴水源」兄先前的貼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雲水兄:
難得理性討論請看以下兩則山徑舊聞

http://www.hiking.com.hk/discus/messages/2500/1182.html?1071828173

http://www.hiking.com.hk/discus/messages/2500/4949.html?1038928102

   By 雲水 on Wednesday, January 10, 2007 - 9:45 am:  Edit

ex-ii兄,遲了回覆,見諒。

有關問題,是可以作理性討論的,請看「黃竹角嘴水源」兄先前的貼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雲水兄:
難得理性討論請看以下兩則山徑舊聞

http://www.hiking.com.hk/discus/messages/2500/1182.html?1071828173

http://www.hiking.com.hk/discus/messages/2500/4949.html?1038928102

   By ex-ii on Sunday, January 07, 2007 - 7:33 pm:  Edit

雲水老師本欲與各山友分享他的貢獻,可昔各位似乎不太領倩。
我建議老師再接再勵,寫信到有關部門要求將西貢咸田那條几乎每本行山書都有其照片及謀殺了山友無數菲林的小木橋也石屎化,免得有山友掉下弄濕鞋子。

功得無量,阿彌佗佛!

   By 雲水 on Thursday, December 07, 2006 - 9:29 am:  Edit

佳佳兄,謝謝介紹。

   By 佳佳 on Wednesday, December 06, 2006 - 9:37 pm:  Edit

雲水兄:
東北區風景優美,就是他沒有公路,若從水路,全部皆以沙頭角為中心,而沙頭角又位於邊境禁區,非有關係,不可進入。
東北區若以半天遊,我首推以新娘潭道降下坳停車場為起點,有指示牌往亞媽笏村,此村為何有如此叫法?原因是立村時建了一座天后廟,因一般人叫天后為"娘媽"或"亞媽",而笏者為深入內部之意。天后乃海上的守護神,但山中小村為何有天后?很值得研究。沿路可到分水坳,往北下谷埔至鳳坑回鹿頸,結束行程。

   By 佳佳 on Wednesday, December 06, 2006 - 9:36 pm:  Edit

雲水兄:
東北區風景優美,就是他沒有公路,若從水路,全部皆以沙頭角為中心,而沙頭角又位於還邊境禁區,非有關係,不可進入。
東北區若以半天遊,我首推以新娘潭道降下坳停車場為起點,有指示牌往亞媽笏村,此村為何有如此叫法?原因是立村時建了一座天后廟,因一般人叫天后為"娘媽"或"亞媽",而笏者為深入內部之意。天后乃海上的守護神,但山中小村為何有天后?很值得研究。沿路可到分水坳,往北下谷埔至鳳坑回鹿頸,結束行程。

   By 雲水 on Wednesday, December 06, 2006 - 7:58 pm:  Edit

好的,若機緣適合,我也會走走。

   By 西貢熟人 on Wednesday, December 06, 2006 - 1:46 pm:  Edit

東北區尚有很多地方風景優美,宜作一天半天旅遊點。
雲水兄可以多走幾遍,寫成遊記供同好分享。

   By 佳佳 on Tuesday, December 05, 2006 - 8:09 pm:  Edit

西貢熟人兄:
時代變遷,人口老化,無法子。自己亦一把年紀,亦開始為自己打算。
本想退"憂"在白臘村租屋長住,過其歸田園居的生活,夏天游泳,冬天下田,但幾十歲人行上萬宜路再出北潭涌,死緊。
又打算長住高流灣,夏天浮潛,冬天行山,但此村問題多多,外人難以明白,一個三號風球,頓成弧島。
太離題了。

   By 西貢熟人 on Tuesday, December 05, 2006 - 5:33 pm:  Edit

〉長住,會嗎?

生活必須品缺乏加上交通不便,30年前1976年的環境村民以"籮仔擔挑"購物回村。

佳佳兄:時代變遷,北望鹽田港貨櫃碼頭的位置,30年前1976年是鹽田嗎。

   By 文明要代價 on Tuesday, December 05, 2006 - 3:10 pm:  Edit

面對荒廢村落,自然不過,試想任何交通不便,生活必須品缺乏,要搵食,如何挨下去?除非大財團開發!行累了,坐小碼頭堤上休息,吹吹涼風,好爽!長住,會嗎?城市人都各自回到自己的安樂窩.

   By 雲水 on Tuesday, December 05, 2006 - 9:46 am:  Edit

佳佳兄:

沒有實指。凡喜愛自然的人,都屬我所稱的「喜愛……仁兄」。

謝謝提供鎖盆村的資料。佳兄對有關資料很有認識。

是的,我也看見沿路的雜草經過修剪。

   By 雲水 on Tuesday, December 05, 2006 - 9:44 am:  Edit

西貢熟人兄:

是的。我只是從世事無常、因緣難料……這個層面說一下而已。

   By 雲水 on Tuesday, December 05, 2006 - 9:43 am:  Edit

無名字兄:

謝謝對照片的稱許。

沒有什麼關係。我只隨便問一下:一顆喜愛自然的心,面對荒廢村落這類景象時,會有什麼觀感呢?荒廢村落亦屬自然景象否?

「諸二乘人於常計無常」,很有意思。我說有無常之感,只從俗諦說,非真諦語。

   By 佳佳 on Monday, December 04, 2006 - 11:03 pm:  Edit

雲水兄:
>>不知喜愛自然的諸位仁兄,不知閣下所指為何?
鎖羅盆村-----是北區之沙頭角"慶春約"七村之一,餘為三丫、荔枝窩、蛤塘、梅子林、小灘及牛屎湖。
該村原藉河南開封,由黃姓人仕於清初複界由福建輾轉到惠州而至今香港地方。同期到達者有荔枝窩及西貢白沙灣村。
查清嘉慶版之新安縣誌,卷之二輿地略一,都里條-----官富司管屬客籍村庄....萬屋邊、麻雀嶺、鹽灶下、七木橋...烏蛟田(今烏蛟騰)、谷埠(今谷埔)、鎖腦盤(今鎖羅盤)、擔水坑、...荔枝窩、風坑(今鳳坑)、榕樹坳,看到以上村落皆在今沙頭角區內。
鎖腦盤村為何變成鎖羅盤村?因1898年後,英人入村登記,村民以客家話向師爺(負責文書的文員)說出村名為鎖腦盤,但登記者卻不懂客家話而寫成鎖羅盤。
二次大戰時,鎖羅盤及榕樹坳兩村村民被日軍捉去對岸沙頭角做苦工,村民有去無回,故傳二村有鬼,特別是鎖羅盤,連指南針也被鎖死,祗添一個笑話,其實榕樹坳村死人更比鎖羅盤為多。
1977年,與父親跟"海燕旅行隊"進入該村,是我第一次跟大隊行山,還記得該村有人居住,離開時見村民以"籮仔擔挑"購物回村。
這幾年,每年年初三定必到訪,沿九擔租、三丫、荔枝窩、經西接祥光回分水坳到鹿頸;或直出鎖羅盤上石芽頭下谷埔,皆因此路取其"行大運",到荔枝窩可吃上他們的地道客家雞粥、芋頭扣肉;與村民談天,但講連自己都唔知講乜的客家話。
雲水兄,從照片上看,村前的雜草,已被修剪過,已比我早前去光猛得多。

   By 佳佳 on Monday, December 04, 2006 - 11:02 pm:  Edit

雲水兄:
>>不知喜愛自然的諸位仁兄,不知閣下所指為何?
鎖羅盆村-----是北區之沙頭角"慶春約"七村之一,餘為三丫、荔枝窩、蛤塘、梅子林、小灘及牛屎湖。
該村原藉河南開封,由黃姓人仕於清初複界由福建輾轉到惠州而至今香港地方。同期到達者有荔枝窩及西貢白沙灣村。
查清嘉慶版之新安縣誌,卷之二輿地略一,都里條-----官富司管屬客籍村庄....萬屋邊、麻雀嶺、鹽灶下、七木橋...烏蛟田(今烏蛟騰)、谷埠(今谷埔)、鎖腦盤(今鎖羅盤)、擔水坑、...荔枝窩、風坑(今鳳坑)、榕樹坳,看到以上村落皆在今沙頭角區內。
鎖腦盤村為何變成鎖羅盤村?因1898年後,英人入村登記,村民以客家話向師爺(負責文書的文員)說出村名為鎖腦盤,但登記者卻不懂客家話而寫成鎖羅盤。
二次大戰時,鎖羅盤及榕樹坳兩村村民被日軍捉去對岸沙頭角做苦工,致回村者極少,故傳二村有鬼,特別是鎖羅盤,連指南針也被鎖死,祗添一個笑話,其實榕樹坳村死人更比鎖羅盤為多。
1977年,與父親跟"海燕旅行隊"進入該村,是我第一次跟大隊行山,還記得該村有人居住,離開時見村民以"籮仔擔挑"購物回村。
這幾年,每年年初三定必到訪,沿九擔租、三丫、荔枝窩、經西接祥光回分水坳到鹿頸;或直出鎖羅盤上石芽頭下谷埔,皆因此路取其"行大運",到荔枝窩可吃上他們的地道客家雞粥、芋頭扣肉;與村民談天,但講連自己都唔知講乜的客家話。
雲水兄,從照片上看,村前的雜草,已被修剪過,已比我早前去光猛得多。

   By 西貢熟人 on Monday, December 04, 2006 - 9:18 pm:  Edit

無常
雲水兄所指應否為世事無常,興衰交替。
還請明示?

   By 無名字 on Monday, December 04, 2006 - 8:48 pm:  Edit

雲水兄,

小弟也曾到過該處多次,你拍的照片很有水準哪!

恕怪小弟看不到人類的村落與[喜愛自然]有什麼關係。兄台提及[生起無常之感]反而令小弟想起[壇經]堛漱@句:“諸二乘人於常計無常”。[乘]是指修[聲聞]和[緣覺]二乘的人士。如果兄台並非修該二乘的人士,自當明白[無常]的真意。

   By 雲水 on Monday, December 04, 2006 - 1:43 pm:  Edit

【不知喜愛自然的諸位仁兄,對鎖羅盆村的觀感又如何?】

「行山小記」另一則:

我和太太、一位老朋友、一位早期學生、一位年青朋友一起行山。我們
從烏蛟騰開始,經犁頭石、三椏村到荔枝窩,然後走「海線」前往鎖羅
盆,再經榕樹凹、亞公坳到谷埔,最後經鳳坑抵達鹿頸。由荔枝窩到谷
埔這一段,除了走「海線」外,還可走「山線」;前者較長,後者較短
。就我所見,行山人士走「山線」居多。不過,走「海線」會經過鎖羅
盆村和榕樹凹村,可一睹這兩條古村的風貌。尤其是鎖羅盆村,頗為特
別,值得體驗一下。這條村又稱「鬼村」,據聞進入村內,羅盆﹝指南
針﹞會失靈,故稱「鎖羅盆」﹝羅盆被鎖﹞。我忘了帶備指南針進行試
驗,不知實情如何。我和太太上星期走「山線」,今次和友人學生一起
走「海線」。我們進入鎖羅盆村後,我確實感到有一種特別的氣氛,甚
至有點迷離之感,但沒有恐懼。這條村周圍有很多樹木,村內較為陰暗
,只見滿目瘡痍,到處都是頹垣敗瓦,但看房屋數目不少,應屬規模較
大的村落,想當年也有一時之盛,如今全無人煙,屋內雜草叢生,甚至
長有大樹,一片蒼涼,我不禁生起一種無常之感。至於榕樹凹村,也是
一條荒廢的村落,但環境較為開闊,房屋也略新一些。我們繼續前行,
最後抵達鹿頸,天色已黑。﹝3/12/2006﹞

照片:http://210.3.1.219/staff/~ngtungying/noteofhike/notsofhike_body_169_photo.htm

   By 佳佳 on Saturday, December 02, 2006 - 6:48 pm:  Edit

各位大哥大大:
一件事情,總是從各方面、多方面看,對錯是非優劣,莫衷一是,祗是你看我好,我看你好。我從不怨人,也不羨慕別人。當年黃石及高流灣、東平洲碼頭同時開工,各位大哥大大,比你揀,梗係揀東平洲啦,但我祗揀黃石及高流灣(因小弟可以揀先),我無所謂。一於如西貢熟人兄和山松兄引用佛的說話。
當然,這是個行山網,好多人想去都好難去,最近,伙頭墳洲、蒲台、大丫洲、及鎖匙門都有工程,聽見都流口水,我們不用錢、不花自己的時間就可以去,真是恨死人。其實最走運的不是可以去這些地方,祗可有汗出,有糧出。

   By 西貢熟人 on Saturday, December 02, 2006 - 10:14 am:  Edit

人能夠從不同角度觀點去看;去談;去接觸事物,因此而令人明瞭你的睇法:你的意見;你的感受,先別談對錯是非優劣,同是一張圖各人有不同焦點,同是一件事不會只是贊成或反對,經過時間驗證焉知非福。
借用網絡時空尋得下列文章供各人分享
http://www.buddhismmiufa.org.hk/buddhism/poem/blesspractice.htm

   By saikunger on Saturday, December 02, 2006 - 9:01 am:  Edit

about 高爾夫球場/農藥 一事

我在google search all words "golf course pollution pesticide"

得了 "約有577,000項符合golf course pollution pesticide的查詢結果"

extract one of the 577k result here :

http://www.epa.gov/nps/Section319III/KS.htm

   By Sundance on Saturday, December 02, 2006 - 7:43 am:  Edit

As usual, 無名字兄說的對,這討論非常文明,講事而不講人.山松兄說的合理,大自然景色不變,變的不過是自己.
佳佳兄可能行了運也不知.怨日日對住美麗景色工作四年!試想如果您四年對住一個無窗的辦公室工作,您會怎麼樣感覺?
至於外地人對"東方之珠"的印象,小弟與不少從香港旅游回來的"外地人"談話,他們極其讚賞在香港購物和食物,從未聽見他們讚賞香港的自然美.Sorry if this offends anyone, I'm just telling you what I heard.

   By 佳佳 on Friday, December 01, 2006 - 11:18 pm:  Edit

這個不是怨氣,祗是大家有不同的觀點、不同的出發點、不同的角度、不同的環境、不同的身份、不同立場才有不同的想法、不同的意見。
某君認為第一幅貼圖就是自然美,我可日日見的地盆和石礦場就是如此(因我久不久會到安達臣石礦場巡查石仔供應商)。
不過我頗不明白saikunger兄所題及的一個問題,草地是不用施肥,不需用殺蟲水,更不需要淋上毒性劇烈 的農藥,君不見東灣、赤徑、蚺蛇灣棄置廢田,誰人得閑去施肥、落藥,由它自生自滅,不是生長得綠草如茵嗎?最多是牛大哥幫手剪草,牛大哥幫手施肥。千萬不要因別人反對,而自己也反對。
山松兄:
為口奔馳,第一、二、三日看,就覺得美,第四日可要工作,難道真的8小時都在看風景嗎?垂下頭來工作,也要對住紅毛泥和石屎吧,衹不過說出來別人羨慕吧,不可把工作時作遊戲。
外地人來香港旅游,都說是”東方之珠”,可香港人當它是石屎森林。
而我更不明白,為何在行山途中發現了特別的東西,不向後來說出,害怕他們破壞嗎?多了”唔識行山的人”混了入去嗎?一棵山桔,不對人說,一個古蹟,豈不是要用泥土覆蓋它,使之永遠不見天日,這可保存後世?

   By 無名字 on Friday, December 01, 2006 - 7:05 pm:  Edit

在公開、無登錄真實姓名的論壇人們都可以沒有顧忌地表達自己的想法,有不同意見是好事,否則還需討論嗎?意見不同,討論變成爭論也不是奇怪的事,但仍然是好事。討論到此為止仍然非常文明,只講[事],沒有講[人],可喜可賀。

別人有不同的意見,閣下無需同意,但要尊重;
不可人身攻擊;
講[事],不要講[人]。

能緊守類似的原則,怨氣便也無懼了。

   By saikunger on Friday, December 01, 2006 - 3:34 pm:  Edit

這個題目爺來愈大怨氣

雲水老師請見諒

   By 黃竹角嘴水源 on Friday, December 01, 2006 - 2:37 pm:  Edit

行山也要學的嗎?不是有氣有力有時間就可以了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行山學過了裝備已經買了一大堆,地圖指南針GPS,
水袋背包長筒靴,晴雨用品急救包,電話哨子對講機,
你看我資格夠不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不夠!
凈係有氣有力有裝備,不夠!
加埋行山的技巧仍然是,不夠!
你要懂得愛護郊野,適應郊區事物,照顧同伴,你要懂得注重安全,雷暴溫差,泥沼落石,蛇蟲蜂狗。
重有好多要求,不是帶著相機拍拍照,路不平整、有狗吠就去投訴,把郊野公園改善成為南蓮園池,或是香港公園。

   By 山松 on Friday, December 01, 2006 - 1:32 pm:  Edit

「這麼難相處」君,狗兒何罪,請問是那裡的果園,那個山徑,其實有經驗熱愛行山者多數懂得應付村狗,會尊重人家,反而一些偶然行山的城市客會怕狗較大機會去投訴,也有些人帶自己的狗去行山,而不考慮自己其實是打擾了村裡原居的狗,(村狗是盡忠保衛家園而矣),他們去投訴卻令別人的狗賠上生命,很無奈

   By 山松 on Friday, December 01, 2006 - 1:03 pm:  Edit

圖片上了這裡, (清濁對照):
http://www.hiking.com.hk/discus/messages/54/54.html?1164949238

   By 山松 on Friday, December 01, 2006 - 12:51 pm:  Edit

chongheng
創興壩上路邊

   By 山松 on Friday, December 01, 2006 - 12:45 pm:  Edit

佳佳兄:「你第一天到,美極;你第二天到,美麗;你第三天到,和昨日一樣;第四日、第五日......第一年,第二年,第三年,就快第四年,日日對,如果你都說是極美麗,我保証你是講_大_話_。」 --- 其實大自然景色又怎樣因為你見多了幾次就變得不再美麗,一切都不過是自己的心(態)改變了吧,禪語所云,人隨緣至,景由心生,參悟之前,見山是山,見水是水,參悟之時,見山非山,見水非水,參悟之後,見山又是山,見水又是水,山和水從沒改變過,改變的是心,出來行了多年,反而學懂了在不同季節,時份去發現不同的美景,不時會摸黑上山落山等待日出日落,有緣時在路邊也會見醉人景色,不過現在的郊野有一實質改變,就是空氣污染了和視野變差了,澄淨的日子己成過去,郊野和生態存在,不會因為我要返工要搵食就變得無價值,有時在萬籟俱寂的夜裡望望星空(要不是因污染和光害而令它難得一見),自然會發覺人的作息生活才是無價值,對大自然整個系統沒甚麼貢獻(破壞就有份),「郊野於我有何用」的命題,或可倒過來想想「我於郊野有何用」啊!

   By saikunger on Friday, December 01, 2006 - 11:24 am:  Edit

,大草地破壞了環境。

exactly

綠草如茵的背後用了多少農藥??

這些農藥因為不須顧慮會被人食用故可以是毒性劇烈 ....

   By 黃竹角嘴水源 on Friday, December 01, 2006 - 9:24 am:  Edit

佳佳兄;
上圖未能打開,不知佳佳兄想表達什麼內容?

路邊空氣污染指數110,拿著推銷單張,口嗡嗡相同的開場白。交換工作環境最少空氣污染指數會大幅下降!

Sundance兄的圖片不知佳佳兄有冇注意天空,藍天白雲,眼看無任何人為污染,自然並無標準,圖中地點晚上必然滿天星,同意佳佳兄所謂天天如此的無奈,路邊工作也是天天如此的無奈。

   By 佳佳 on Thursday, November 30, 2006 - 11:10 pm:  Edit

yourpic.jpg

   By 佳佳 on Thursday, November 30, 2006 - 11:06 pm:  Edit

Sundance兄:
上文第一次貼圖,像地盆,像棄置石礦場。當然,任何人也可以喜歡他鍾愛的事物。
我linkup的圖片,是反對在深涌建哥爾夫球場的環保人仕拍的,單看照片,起碼有山有水有草地,在視覺上總比石礦場、地盆好。由於有人以"環保"理由反對,亦理想當然的有人認為不好看,大草地破壞了環境。

   By 佳佳 on Thursday, November 30, 2006 - 10:48 pm:  Edit

黃竹角嘴水源兄:
小弟難得有機會與趣與工作混在一起。起初,我也如你的想法一樣,日日看見蚺蛇尖、大蚊山、沖沙頂、石屋山、大灘海、大鵬灣、塔門、東平洲(需天氣非常晴朗,今天就可以)、赤洲這些美麗的山、海、島。發達了。你第一天到,美極;你第二天到,美麗;你第三天到,和昨日一樣;第四日、第五日......第一年,第二年,第三年,就快第四年,日日對,如果你都說是極美麗,我保証你是講_大_話_。戲院帶位員,看第一次就好,但一日看五次,看上三個月,你說會如何?!或許交換一天工作,你覺得很好玩,但工作上需要,7:45分到黃石碼頭,家住元朗的我,必須乘7:00在西貢乘的94號,我想你,我在西貢的時侯,你還在覺覺豬。若不乘巴士,這可好點,7:00在大埔墟泮涌河鐵路橋下,有小艇等你,25分鍾可到黃石(若在鳳凰笏不需查身份証),可能仁兄又說,這樣返工,我都想。但小艇在赤門海峽飛馳,可小心腰骨及需穿救生衣。

   By 這麼難相處 on Thursday, November 30, 2006 - 9:52 pm:  Edit

廢果園,老伴死了的老翁,八條狗. 與諸位何干? 只因門前路徑變了"熱門"行山徑,被狗吠了的,不是手起刀落,只是幾位的投訴電話,漁農處四個漢子花了四個月捉,捉,捉,一個也不留!

   By 無名字 on Thursday, November 30, 2006 - 9:25 pm:  Edit

Saikunger 兄曾問:有誰知道"郊野管理委員會"怎樣挑選成員? 和 anyway that the community of hikers can be reprsented?

請看這裡的Cap 208, Section 5。

Ordinance 既然並無指定挑選的方法,那麼,官僚便可以喜歡誰,就挑選誰,就是那麼簡單。好聽點就是[行政主導]。

如果再看成員數目就立刻明白,官方成員數目多過非官方成員,也就是說:官員有壓倒性的優勢。

閣下認為行山人士有機會被 "represented" ,和影響決定嗎?

   By saikunger on Thursday, November 30, 2006 - 12:11 pm:  Edit

難得有人投訴各有關部門自會盡量將今年的budget用得風風光光, 明年再向上頭要求酌量加幾個percent budget ... 主管的有 performance, 做事的有實際工作, contractor 又有標書落, AFCD 跟住會報遊人多了 各自精彩

"撈世界要醒目, 一於玩把戲".... 摘自已故梁醒波先生的著名劇目

   By 黃竹角嘴水源 on Thursday, November 30, 2006 - 12:02 pm:  Edit

見雲水兄文章
〉其中有一位學生踏入泥沼中,我把那段路拍了照片並寄給有關部門,請他們維修,其後有關部門兩次給我電郵,報告工程的進展,我當時覺得他們做事很負責和有交代。今天再走,我發覺那段路修築得很美觀和堅固。

人工化的來源

因為只有「一位」學生踏入泥沼,就請有關部門維修,而有關部門就把那段路修築得很美觀和堅固!

雲水兄請你不要上蚺蛇尖,連蚺蛇坳都不要去否則那段木板梯階就會給有關部門把那段路修築得很美觀和堅固!
由於那段路修築得很美觀和堅固,遊人多了,又需要建造涼亭,那麼蚺蛇尖將會與九龍坑山齊名成為最難行的山徑!

自然界的思賜

〉我們沿著海岸前往鹿頸,潮水不斷拍打岸邊的砂石,發出輕柔的海潮音,十分悅耳。

不知雲水兄走過大美督至長牌墩的長堤未呢?
那長堤修築得很美觀和堅固!

   By saikunger on Thursday, November 30, 2006 - 9:46 am:  Edit

在另外一條thread 也曾說過 :

自從紙巾和瓶裝飲料普及後香港的郊野就是遍地小白花和膠瓶, 以前上山多數人都是毛巾一條水壺一個, especially 個水壺屬裝備投資的一部份

同意要從教育入手但在這方向能見效果前我只能繼續執下去

說行山普及化, 我在今年4月的某淒冷微雨下午請三位穿球鞋的壯士在大浪凹回頭, 當時已過1600, 佢地問我蝻蛇尖點去, 瞄佢地兩眼後問佢地有冇電筒頭燈....全都回說"冇"

我係出泥行的自覺暴屍荒野以是件浪漫的事, 但要偶爾出泥換換氣的人務不必要的險, 各盲目吹噓蝻蛇尖的人/機構都有責任

   By Sundance on Thursday, November 30, 2006 - 7:41 am:  Edit

小弟也貼幾張自然的野花相片,拍在同一"寸草不生、滴水全無"的"荒原",希望這些相片會改變您關於沙漠的看法?
http://www.hiking.com.hk/cgi-bin/discus/show.cgi?tpc=54&post=131649#POST131649

   By Sundance on Thursday, November 30, 2006 - 6:53 am:  Edit

I posted the pixs in the ‘Test Area’. Look for Sundance in the ‘Test’ posts below. Sorry for the mess here, not very good at doing this.

   By Sundance on Thursday, November 30, 2006 - 6:26 am:  Edit

Sorry I give up!

   By Sundance on Thursday, November 30, 2006 - 6:25 am:  Edit

Try again:

Text description

Text description

Text description

Text description

Text description

   By Sundance on Thursday, November 30, 2006 - 5:22 am:  Edit

nowhere_2

nowhere_3

nowhere_4

nowhere_5

nowhere_6

   By Sundance on Thursday, November 30, 2006 - 5:19 am:  Edit

各位的觀點真是非常有趣。同樣一片土地, 有些人看見一個秀麗的風景, 有些人看見"寸草不生、滴水全無"無用的荒原。
佳佳兄貼的第六幅"ShumChung"圖片, 有些人感覺人工和自然的配合,小弟感覺大剎風景!
小弟也貼幾張自然的野花相片,拍在同一"寸草不生、滴水全無"的"荒原",希望這些相片會改變您關於沙漠的看法?

2

3

4

5

6

   By 黃竹角嘴水源 on Wednesday, November 29, 2006 - 11:55 pm:  Edit

日日對住大灘海、大鵬灣、塔門、黃竹角咀工作,難怪對上文圖片不悄一顧,我等小民站在煙霧迷濛,人多車多路邊過活,能夠與佳佳兄交換一天工作環境亦一樂也!

   By 佳佳 on Wednesday, November 29, 2006 - 11:47 pm:  Edit

各位大哥大大:
http://www.hku.hk/ecology/porcupine/por34/34-misc6-kfbg.htm#index6
第六幅圖片,感覺如何??
人工?自然?破壞?人工和自然的配合?大剎風景?

   By 佳佳 on Wednesday, November 29, 2006 - 11:39 pm:  Edit

我就是地盆佬,日見塵土飛揚,就算是日日對住大灘海、大鵬灣、塔門、黃竹角咀等等......若黃竹角嘴水源兄示上文圖片就是自然的美,無奈!
奈何小弟就日日對住上列地方。

   By 黃竹角嘴水源 on Wednesday, November 29, 2006 - 11:26 pm:  Edit

「郊野」被視為「地盆」
「如果」香港「能夠」出現上文的圖片,那這就是自然的美!但佳佳兄眼中只是地盆?無奈!

   By 佳佳 on Wednesday, November 29, 2006 - 11:14 pm:  Edit

saikunger 兄:
我就不信香港公民教育就是這樣低,一條路咁長,我就不信棄置水樽由北潭坳排隊到大浪坳、蚺蛇坳、到山頂。雖然5L大水樽也見於蚺蛇坳到山頂,但亦不致嚴重覆蓋小徑兩旁。我就勸告我的朋友郊遊,在家煲水放入水袋內,概不花錢,又不棄膠水樽。

   By saikunger on Wednesday, November 29, 2006 - 10:50 pm:  Edit

"雖然偶見水樽在小徑兩旁"

no la, 佳佳兄看來打錯字, 我想他本想說"定見" instead of "偶見"

   By 佳佳 on Wednesday, November 29, 2006 - 7:46 pm:  Edit

如果香港出現上文的圖片,這就是自然的美?!香港的郊野就是一個大地盆,寸草不生、滴水全無。
修築得很美觀和堅固的通道,有何不可?有何不妥?
郊野是任何人都可以進入,入o左去,出唔番來,call直升機。(我很鄙示此種人),我們又如何?
其實,你鐘意全無人到的地方,不是沒有,某君失蹤年多的那處,就夠你去啦黃竹角咀,夠你行鋪"甘"啦!"杉排"、"蜆排"保証365日都無人到(一年定有人到一次巡查燈塔)。
每人有每人的意見。
現今的郊野,比我們年青時反而清潔,雖然偶見水樽在小徑兩旁,但都是小問題。反而應從教育入手。

   By mike on Tuesday, November 28, 2006 - 6:58 pm:  Edit

>請想想:登鳳凰山頂的路徑不是經過修建嗎?在未修建前,又有多少人能享登峰之樂?
小弟有幸在此山徑重係"崎嶇難行"的時候上過去幾次, 當時的遊人也不少, 今時今日的蚺蛇尖在假日也有很多訪客, 唔見得崎嶇就今人享受唔到登峰之樂. 相反, 起鬙菛/堅固山徑之後帶來的滿山圾垃大煞風景, 今在下不勝唏噓. 在下認為現有的"堅固山徑"已足夠供遊人一探自然, 要再深入的探索/享受的話就請先接受自然, 包括崎嶇的山徑.

   By 黃竹角嘴水源 on Tuesday, November 28, 2006 - 3:17 pm:  Edit

圖片說明了什麼是自然的美!
比較﹝修築得很美觀和堅固﹞的通道,就是自然與人工化的強烈對比,我喜歡自然的郊野!

   By Sundance on Tuesday, November 28, 2006 - 2:14 pm:  Edit

Ha Ha Ha! I think you're right Saikunger.
Seriously, judging from the large crowds in most of the hiking pictures here, I can't imagine anybody would want to 'improve' the trails to let more people to join!
For me, this is more like it:
Nowhere

   By saikunger on Tuesday, November 28, 2006 - 12:27 pm:  Edit

sounds like a Mr Lee sat next to u, mr sundance

   By Sundance on Tuesday, November 28, 2006 - 11:05 am:  Edit

This interesting discussion reminds me of a conversation some years ago on a flight over the Grand Canyon National Park in Arizona.
The man sitting next to me peered out the window and sighed, "What a waste - So much land and it's absolutely undeveloped!"

   By saikunger on Tuesday, November 28, 2006 - 9:34 am:  Edit

有誰知道"郊野管理委員會"怎樣挑選成員?

anyway that the community of hikers can be reprsented?

   By 無名字 on Monday, November 27, 2006 - 9:38 pm:  Edit

>>若修建一下﹝只修路徑,其他盡量不變﹞,讓更多人可以登山,共享美景,是否更好?當然,這又會破壞或改變原來的面貌。兩利相權取其重,兩害相權取其輕。應如何取捨呢?<<

有存在取捨的問題嗎?

多年前我曾在電視看過一位當時的<郊野管理委員會>成員接受訪問,當話題說到在郊野公園的<發展>時,他表示應該有發展,因為那只不過是荒野,橫豎都沒有太多人用,不發展是浪費。聽到如此的說話出自<郊野管理委員會>成員的口,我的反應是震驚,接而是奇怪:為何一個持有如此觀點的人會被委任為<郊野管理委員會>的成員。

我在[讓更多人可以登山,共享美景]這句話媮繻軉搢鴩漲鴞身讚同發展的<邏輯>。

登山這個活動是個人的選擇,我看不到有甚麼理由要去做任何事情去<讓>更多人去登山。郊野之所以是郊野正就是因為它的原貌是如此荒蕪、崎嶇、少人。如果覺得因為崎嶇難行,可以有另外的選擇,例如平坦,有空調,有自動電梯的商場。

當郊野不再是是如此荒蕪、崎嶇、少人,它還是郊野嗎?

   By ah hong on Monday, November 27, 2006 - 8:45 pm:  Edit

Brother Wan Shui,

Just leave it alone as is the best way to keep it. For me, I don't mind to step in the mud. I love in it, that is what I expected to be going outdoor.

I am not sure if you are a teacher or not. Here is an article about how to teach our kids. I hope you can learn something there. Please let me know if I am wrong. Thank you.

Subject: 12個寵壞孩子的方法

滿足他的一切使他成為輸家
所以千萬要遵守懶媽媽哲學,不要幫孩子作所有的事,
而是應該要他為自己的未來與行為負責.

--------------------------------------------------
12個寵壞孩子的方法

1.有求必應

打從孩子出生開始
你就給他所有他要的東西
如此一來就算他以後長大成人
他還是會倔強的認為
所有的一切都是世界欠他的

2.他出口成"髒"你一笑置之

當孩子講出不得體的話甚至口出穢言
你卻只是笑了笑
這將會使他認為自己很可愛他說的話很討喜
你的反應不外乎是鼓勵他下次再挑些更討喜的話來講

3.從不訓練他精神獨立

從小一切幫他打點好一切事情由你來負責
等到他20歲時再突然告訴他"自己決定吧!"
我們不難想像孩子們對這種突如其來且遲來的恩准
反應會是:"#~%&^...."

4.從不告訴他你錯了

如此將造成他日後嚴重的罪惡感
若我們一直避免把錯字冠諸孩子的不良行為
一直不告訴他孰是孰非
待某日他抵觸了法律
犯下了父母再也無法替他掩飾的罪行
他還以為整個社會都與他作對
是他自己受到迫害

5.替他收拾所有弄亂的東西

像個名符其實的老媽子一樣地跟在他後面
撿起他丟再地上的書鞋子髒衣服
幫他整理房間做東做西打理一切
養成他日後推卸責任
將別人的好意當成是理所當然的惡習

6.毫不限制他的讀物

小心啊
雖然碗筷洗了餐具消毒了
孩子嘴巴吃得乾淨
腦子吃的卻是垃圾

7.常常當著孩子的面吵架

日後父母離婚了家庭破碎了
你也不用為孩子麻木不仁無關痛癢的反應感到震驚與不解

8.當他的搖錢樹

若金錢對他們而言太容易到手
想買東西時只要他們搖一搖吵一吵錢就掉下來了
不讓孩子明白金錢是要靠自己的努力去賺取的
如此要他們如何能了解"錢歹賺"
如何使他們能有正確的金錢概念

9.滿足他所有的口腹之慾

當你自始至終永遠滿足他的需求時
你會發現一次的拒絕
就足以對他造成傷害極大的挫折感

10.永遠站在他這邊

站在孩子這邊固然是好的
但要永遠嗎
當孩子真的犯錯時呢
你能想像這種心態 ----
都是別人不好他們都對我的孩子有偏見
會造成他日後一生多少問題嗎
永遠站在孩子這邊
永遠教他與鄰居師長警察對立
不過是提早讓他走上不歸路罷了

11.我就是拿他沒辦法

當孩子們闖了大禍犯了大錯
若你只是一次又一次拿這句話來搪塞
替自己的不是=
......... etc.

   By 雲水 on Monday, November 27, 2006 - 8:38 pm:  Edit

黃竹角嘴水源兄:

略讀那兩則舊聞,覺得討論者能作理性討論,內容豐富,在今天論壇中實在難得。謝謝。

暫且告辭,有緣再談。

   By 雲水 on Monday, November 27, 2006 - 8:34 pm:  Edit

Saikunger 兄,中文應是你的母語,是不是?而你的中文和英文的功力相當﹝各一個骨﹞,那麼你的英文應很不錯了。

   By 黃竹角嘴水源 on Monday, November 27, 2006 - 7:31 pm:  Edit

雲水兄;
難得理性討論請看以下兩則山徑舊聞

http://www.hiking.com.hk/discus/messages/2500/1182.html?1071828173

http://www.hiking.com.hk/discus/messages/2500/4949.html?1038928102

   By saikunger on Monday, November 27, 2006 - 6:25 pm:  Edit

嘻嘻

雲水大哥請見諒

我中英文各一個骨桶水 .... 加起來就是剛好半桶

   By 雲水 on Monday, November 27, 2006 - 5:58 pm:  Edit

人功化?人工化?

   By 雲水 on Monday, November 27, 2006 - 5:48 pm:  Edit

黃竹角嘴水源兄:

請想想:登鳳凰山頂的路徑不是經過修建嗎?在未修建前,又有多少人能享登峰之樂?修建蚺蛇尖的登山路徑,並不表示要把它變成「太平山頂」。況且,即使登山路徑修好,也不表示人人可登,只是「讓更多人可以登山」而已。至於人多易出事,我想除非有特別賽事或活動,否則也不至於人山人海。若人太多,自有下山者。

當然,此中亦有不易取捨之處:對某些人來說,浮砂碎石的消失,未免遺憾,但對另一些人來說,卻可享受登山之樂。如何取得一個適當點呢?確不容易。

   By saikunger on Monday, November 27, 2006 - 5:44 pm:  Edit

幾年前曾和其他人做個一個 survey ..... 山徑人功化

簡單的說當時的result showed 山齡愈大的人愈對人功化反感

   By 黃竹角嘴水源 on Monday, November 27, 2006 - 4:14 pm:  Edit

雲水兄;
〉讓更多人可以登山,共享美景,是否更好?
請看看太平山,每到假期節日,人山人海,比起時代廣場,由有過之,山頂雖美,交通雖便,但行山愛好者希!
蚺蛇尖頂上只容十來個人,而四周壁立,人多易出事,不是有路可達就是造福他們,應鼓勵有意攻頂者自強身手,小組往遊。

   By 雲水 on Monday, November 27, 2006 - 2:37 pm:  Edit

索性建一套 cable car .....

這樣又有點極端。

   By saikunger on Monday, November 27, 2006 - 2:20 pm:  Edit

讓更多人可以登山???

索性建一套cable car 將黃石碼頭和蝻蛇尖連起來 and then 在由蝻蛇尖接落大灣

   By 黃竹角嘴水源 on Monday, November 27, 2006 - 2:14 pm:  Edit

雲水兄;
果真善者也!
〉應如何取捨呢?
先苦後甜,才覺珍貴
不勞而獲,反為不美

   By 雲水 on Monday, November 27, 2006 - 1:38 pm:  Edit

黃竹角嘴水源兄:

你的意見讓我思考,謝謝。

樹木被砍伐一事,我已告知有關部門。

我間或亦有思考這個兩難問題。例如蚺蛇尖的景觀非常優美,但滿佈浮砂碎石的登山路徑,許多人實在難以攀登,若修建一下﹝只修路徑,其他盡量不變﹞,讓更多人可以登山,共享美景,是否更好?當然,這又會破壞或改變原來的面貌。兩利相權取其重,兩害相權取其輕。應如何取捨呢?

   By saikunger on Monday, November 27, 2006 - 12:30 pm:  Edit

去年在協助尋找丁先生下落時曾有隊友說尋找途中在密林遇見山桔, 我當時建議佢唔好同人講 :-)

   By saikunger on Monday, November 27, 2006 - 12:26 pm:  Edit

我寫這則行山小記時,記得以前亦有人提過這一點

thats me, in fact :-)

   By 黃竹角嘴水源 on Monday, November 27, 2006 - 12:04 pm:  Edit

雲水兄;
歡迎你把旅程分享,但作為同是郊遊者,有兩點建議,首先是泥沼的木板路,雲水兄出於改善環境心態而不自覺地漸漸破壞郊野,數年後我們將會有一個佈滿美觀和堅固通道的郊野公園。
其次被人砍伐了樹木只是有點不忍!應該拍了照片寄給有關部門,並且不斷跟進!但是樹木名字及位置不能在網上提及。
雲水兄是該做與不該做剛剛相反,有違當初慈悲之念。
慎之慎之

   By 雲水 on Monday, November 27, 2006 - 11:19 am:  Edit

Saikunger 兄:

我寫這則行山小記時,記得以前亦有人提過這一點,因而只說「在前往荔枝窩途中」,但經你一提,我也覺得這樣說仍太具體,我已在自己的網站內改為「在今次的旅途中」﹝在這裡我不能修改﹞。

另外,我寫這則小記時,其實也隱約意識到這樣說可能仍然太具體,但想到盜伐者已把土沉香的最重要部分砍去,其他人應不會再砍伐了﹝此中學問,我只略有所聞,也不太清楚﹞。不過,謝謝你的提醒,我以後會更加謹慎的。

   By saikunger on Monday, November 27, 2006 - 9:52 am:  Edit

雲水兄

理解閣下面對珍貴樹木被盜伐的心情

但建議閣下不在這裡談具體位置

   By 雲水 on Monday, November 27, 2006 - 6:46 am:  Edit

今天,我和太太以烏蛟騰作起點,經三椏村、荔枝窩和分水凹,然後落
谷埔,再經鳳坑,最後抵達鹿頸。今次行山,有幾件事想略為一記。記
得兩年多以前,我和一班學生由三椏村到荔枝窩,途中經過一條兩旁滿
是泥沼的木板路,木板太窄狹了,其中有一位學生踏入泥沼中,我把那
段路拍了照片並寄給有關部門,請他們維修,其後有關部門兩次給我電
郵,報告工程的進展,我當時覺得他們做事很負責和有交代。今天再走
,我發覺那段路修築得很美觀和堅固。我們接近荔枝窩時,登上一個新
建的觀景台,我和太太都覺得那是我們到過的觀景台中最好的一個,它
不但有點雅樸的味道,而且確能為觀賞周圍景物提供了很好的角度。我
們到達荔枝窩後,發覺那裡的遊人很多,大部分是乘船前來的,而且有
一些工程正在進行中,看來荔枝窩將會成為一個旅遊景點。我們抵達谷
埔,隔著沙頭角海,望見對面的沙頭角和深圳,並聽到旁邊有人說,樓
房較矮的那邊屬於香港的沙頭角,較高的那邊屬於大陸的深圳,頗為有
趣。我們沿著海岸前往鹿頸,潮水不斷拍打岸邊的砂石,發出輕柔的海
潮音,十分悅耳。這是一次很豐富的旅程。不過,有一件事令我感到不
舒服的,就是在前往荔枝窩途中,我們發現有兩株土沉香的基部,被人
砍伐了一大塊,只餘大約三分之一的樹幹支撐著上面的部分,相信亦難
以繼續生長,我有點不忍。﹝26/11/2006﹞

照片:http://210.3.1.219/staff/~ngtungying/noteofhike/notsofhike_body_168_photo.htm


Add a Message


You can use any username with password "hiking" to post. Registered users and moderators can also post messages here.
Username:  
Password:


Topics Profile Close Page Delete Page Move Page Log Out   Administ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