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行山犯過的錯誤和反思

Hong Kong Hiking Web: 相關興趣 Related Interest: 感覺 Feelings: 我行山犯過的錯誤和反思
   By 白頭山友 on Friday, August 08, 2008 - 10:35 pm:  Edit

(1) 山洪
我並不經常行山 , 而且全是低中級難度的路線 , 但幾乎每次行山都會犯上大大小小 、不大不小的錯誤。 借此園地 , 跟各位分享少少的經歷 , 多多的教訓 , 希望樂於此道的新進山友能夠引以為鑒 , 趨吉避凶 ; 順道拋磚引玉 , 若有資深前輩加入點評指正 , 分享寶貴經驗 , 咱們後學就獲益良多了 时

最近雨水多,就由落雨行山說起吧。

有次掛”黃雨”警報 , 急call朋友C君 , 驅車往新娘潭看瀑布(慘! 露底了----連去”新娘潭”都算行山 !? ) C君是原居民 , 自小就慣於脫光屁股在河塘溪海摸蜆捉魚……雨仍在下 , 溪流很是凶猛 , 根本無法落澗 , 本來打算逆溯到新娘潭瀑布下拍照的計劃祇好泡湯 。漫山遍野都是水, 我不得不提醒C君一個”萬一落水”的小常識: 把背包甩掉 , 盡量保持頭向上游 , 腳向下游的姿勢…….出來玩o者, 誰都不想搞出人命。

改道順訪”照鏡潭”, 算是解解饞。(從未喜歡過”照鏡潭”!合適水流、角度時看到石洞時尚可, 水流極大時, 還是跟食水管爆裂水柱衝天差不多……) 回程經過石橋往停車場 , C君先行。水已淹到小腿一半高度, 雨還在下, 水流也很急, C君竟停下步來, 優哉悠哉地清洗大腿上的泥污……我看在眼 , 沒吭聲 , 並舉機拍下當時的情景 , 把C君當成了照片的臨記。我相信C君的判斷, 但我錯了。

我當時認為: 雨已經下了那麼久 , 山體內的水份早已飽和 , 天落多少雨 ,都會馬上變成溪流的一部份 ,因此溪水是再不會突然暴漲的 , 但我錯了-----那時候我不懂”堰塞”這兩個字(但我知高手玩的”閘水”)。 黃雨下到處塌枝斷幹, 天曉得那處那時會堰塞而又突然缺堤……此外, 水雖然已淹到小腿一半高, 我想: 萬一失足還可以抓住鐵欄杆,所以安全應該是無問題的。但我又不知道: 水的阻力(在流水堿O推力)跟水的深度是非線性正比增長的, 換句話說: 水再高多一點點, 力量就會大多多 , 而人是渺小的。

結果? 當然是平安大吉啦 , 否則我那有機會在這婺穨A說故事!

(2)
再說山洪, 還是再讓C君出場吧。

這次是去屏南石澗, 盛夏七月天,但水量偏小。我有個習慣: 自已去過的路線,就會讓沒去過的人領路, 但事前會約定:”你帶路, 我墊後, 但如果我覺得錯得離譜我就會開口叫停……” 很順利就到了草群瀑, 小休一會, C君領路橫越草裙瀑頂, 上攀一小段, 然後沿石澗(順流)的右岸山脊進發 (一般的路線是走左岸的)。至今我都沒搞清楚為甚麼沒提出反對:可能我看到路跡相當明顯, 有旅行隊走過。私底下也想搞搞新意思,探索沒走過的路線……

可能祇走了幾十米的距離, 爬升了十米八米, 突然聽到隆隆聲大作,。不是啥怪異現象,祇是落起傾盤大雨來。雨聲當然聽過, 但我從沒有聽過這種奇怪的聲音-----聲量很大,周圍的樹林並沒有高大的林木, 我實在想像不出怎會發出這麼高的音量-------相隔幾米外的C君講的話都聽不清了。我們拿出雨傘, 但很快就知道根本不管用。C君奮力再前行了十來米,草木變得非常濃密,沒路了! C君打了個手勢, 我懂了, 往回走, 這就倒過來變成我負責領路。

雨實在太大, 連眼睛掙開都有困難, 山坡也滿佈泥濘, 要平衡都不容易,走了一小段路, 回頭一看, C君沒跟上來, 而是直接往草裙瀑頂的泥坡小心地滑著走下去(那是來路)。我很喜歡屏南石澗的幽美風景,但我對它又是充滿敬畏的------很久以前, 山洪暴發曾經奪走過郊遊者的性命。我的想法是沿右岸再往下走, 到草裙瀑下再接回傳統路線, 但C君已經落澗了, 我放棄了主張, 折回, 跟著下瀑頂, 這時雨突然全停了。 C君又是優哉悠哉地洗掉身上的泥濘, 我正在泥坡掙扎著, 看在眼, 就活像慢鏡頭: C君的動作很慢很慢, 時間過了很長很長…….(其實前後可能祇有一分鐘), 但我又沒吭聲然。後我們會合, 一齊爬上右面 (逆流方向)的山坡, 由我領路, 繼續行程……

在剛下過暴雨, 落差最大的澗道上停留是愚不可及的 。但當已經意識到危險而沒有清晰提點,強力地採取相應行動是軟弱怯懦, 不負責任的, 絕對不是一個行山好搭檔所應為! 我錯了, 該記大過。

(3)
先前提過我有讓別人領行自己熟悉路線的習慣, “有錯的話,我會在後面提醒…….”。說起屏南石澗, 我分別與三位行山搭檔去溯過三次, 卻有著相同的經歷:

……第一道瀑布”阻道”, 一般是沿瀑布右側一道約40餘度的矮壁攀緣而過,岩壁經過千百人踩踏過, 表面已經發白, 路跡非常明顯, 但因錯覺問題, 看起來比實際陡峭, 三位搭檔都選擇繞過那道小璧, 直接由瀑布旁的石階上攀。在水少的時候, 這條路線也有人走, 但那幾次的情況都是水量比較豐富,外突的圓石長滿青苔, , 而且萬一失足, 會凌空飛墜三四米, 硬闖似非安全之道, 於是在後面邊觀察邊照相的我就開腔了:”不對, 不對, 退下來, 轉到右面……”等等。但沒有一次搭檔會很快地接納我的建議, 全都是似乎覺得前無去路, 不得已從中間的幾棵灌木叢翻過去….. 。

我起初以為他們是想堅持已見, 人各有志嘛, 無所謂啦, 直到後來我親自試攀了一次”錯誤”的路線, 才知道真正的原因: 澗流就在耳邊懸空直下水潭,隆隆有聲, 遠站十餘米外的搭檔, 用平時聊天的聲線說話, 那媟|聽得見!!

之後, 我都會多帶一兩個哨子在身,一個自用,一個留給搭檔, 並預先約定哨聲的含義。以自已的感覺代入別人身上, 有時真會錯得離譜!

(4)
雖然價格不高, 我沒有考慮過購買無線電對講機(walky-talky), 更沒有使用GSP導航儀, 這是我眾多”擇錯固執”之一。與拍檔行山, 以哨聲聯絡, 已算是”進步”。

有次與兩位朋友行大嶼山, 因為步速相異甚大, 我陪著A君慢慢走, L君不知道路線, 卻老在視線以外的距離遙遙領前……走著走著, 原來的路跡沒有了, 我發現我們已錯入密林, 並且沿著一條乾涸了的V型澗道, 戰戰競競地向下攀……。

一道幾乎垂直斷崖令後追的兩人不得不停下來。 我打通L君的手機, 有接電話, 鬆了一口氣: 慶幸他沒有從懸崖摔了下去(站在崖頂看不見崖底!), 他原來是抄入了左面的密林繼續往下。我估計在入黑前不可能穿越一百米高程的密林到達大路, 於是決定原路折返, 回到早前的明顯小徑。這時L君說不認得來路了! 怎麼辦? 我與A君盡快回攀到一個比較空曠和沒有那麼陡峭的地方, 我猜測L君是在我們約三十米(高度)的下方, 於是先用手機確認L君聽得到哨聲, 然後告訴他會以均勻的短哨聲給他引路……。過了約十分鐘, 終於看見L君從草叢走出來: ”想不到(哨聲)真的有用!”L君笑著說……。 唉, 我們又一次與行山事故擦身而過。

哨聲幫了忙, 但在使用上卻不盡人意。哨子的高聲壓, 幾吋外的耳朵實在受不了,怎去避免, 我也不知道。我用的是廉價的”運動哨”。

   By KC on Saturday, July 05, 2008 - 2:05 pm:  Edit

不知什麼原因,Critical Thinking冇食藥又發作,今次講呢個話題有板有眼,真係奈佢唔何!白頭山友你地疑似受害者自己執生啦!

   By Romans 5:12-14 on Saturday, July 05, 2008 - 12:52 pm:  Edit

Those who speak ill of others and have hatred in their heart shall suffer in hell. Jesus prescribes a serious, eternal punishment for those who hate and speak ill of others. And what price does God exact for any and all sin? Death.

   By Researcher on Saturday, July 05, 2008 - 8:28 am:  Edit

要補充一點:June June六月普如女佛教徒和白頭山友同是沉溺於網上虛擬世界的人.所以白頭山友開這個題目跟Critical Thinking所建議的並沒有互相矛盾,反而是好的配合.

   By Researcher on Saturday, July 05, 2008 - 7:55 am:  Edit

June June六月普茹女佛教徒熱愛行山,白頭山友也是行山的人,從他和她兩人的實況就巳證明越行山,精神病就越發作.Critical Thinking的建議新穎和有創意.直得做研究和實驗.

   By Reasearcher on Saturday, July 05, 2008 - 7:52 am:  Edit

June June六月普茹女佛教徒熱愛行山,白頭山友也是行山的人,從他和她兩人的實況就巳證明越行山,精神病就越發作.Critical Thinking的建議新穎和有創意.直得做研究和實驗.

   By danny on Friday, July 04, 2008 - 10:11 pm:  Edit

唉,好心你地、唔該你地喇,人地開呢個題目講行生的錯誤及學習,你地就無厘頭講人事非,互相攻擊,收口喇 :0

   By 。。。。。。。 on Friday, July 04, 2008 - 3:37 pm:  Edit

精神病院=hell→『《這個口口聲稱自己是女佛教徒的六月June June小姐巳易名為普茹.她更惹人憎之處就是不斷地羞辱真真正正的佛教徒和佛經!此羞辱行為=執法者去犯罪一樣罪大惡極!》→She has been living in hell』***此精神病人冇羞恥感的!此人冇靈魂的!她可憐兮兮的還在四處漂泊呢!

所以,當有人說:你/妳毫無羞恥感時,勿覺得奇怪.因為她/他的精神一定不正常啊!

最後說句中肯又真實的話:白頭山友到現在還未醒悟自己的錯!他只是在跌落地抓番一把沙而已,即是死雞撐飯蓋的意思!
好了!到時候擱筆了.
。。。。。。。

   By 。。。。。。。 on Friday, July 04, 2008 - 12:19 pm:  Edit

不知者無罪?初犯者輕判?再犯者重判!精神病患者犯罪冇得判監,只會被監禁在精神病院裡.所以她和他巳自我監禁了!→What a good choice!→A way to hell!

   By 。。。。。。。 on Friday, July 04, 2008 - 7:30 am:  Edit

《這個口口聲稱自己是女佛教徒的六月June June小姐巳易名為普茹.她更惹人憎之處就是不斷地羞辱真真正正的佛教徒和佛經!此羞辱行為=執法者去犯罪一樣罪大惡極!》→She has been living in hell!

《***如果此人是在教育機構工作,哪就該燴!》→He's on the way to it!

   By 白頭山友 on Thursday, July 03, 2008 - 9:15 pm:  Edit

先前提過我有讓別人領行自己熟悉路線的習慣, “有錯的話,我會在後面提醒…….”。說起屏南石澗, 我分別與三位行山搭檔去溯過三次, 卻有著相同的經歷:

……第一道瀑布”阻道”, 一般是沿瀑布右側一道約40餘度的矮壁攀緣而過,岩壁經過千百人踩踏過, 表面已經發白, 路跡非常明顯, 但因錯覺問題, 看起來比實際陡峭, 三位搭檔都選擇繞不走那道小璧, 直接由瀑布旁的階石上攀。在水少的時候, 這條路線也有人走, 但那幾次的情況都是水量比較豐富,外突的圓石長滿青苔, , 而且萬一失足, 會凌空飛墜三四米,硬闖似乎不合安全之道, 於是在後面邊觀察邊照相的我就開腔了:”不對, 不對, 退下來,轉到右面……”等等。但沒有一次搭檔會很快地接納我的建議, 全都是最後覺得前無去路, 不得已折返, 最後從中間的幾棵灌木叢翻過去….. 。

我起初以為他們是想堅持已見, 人各有志嘛, 無所謂啦, 直到後來我親自試攀了一次”錯誤”的路線, 才知道真正的原因: 澗水就再耳邊懸空直下,隆隆有聲, 後面的搭檔, 遠站在十餘米外用平時聊天的聲線說話, 那媟|聽得見!!

之後, 我都會多帶一兩個哨子在身,一個自用,一個送給搭檔, 並預先約定哨聲的含義。唉, 以自已的感覺代入到別人身上, 有時真會錯得離譜!

   By 。。。。。。。 on Thursday, July 03, 2008 - 12:11 pm:  Edit

人們如此說:等天收!
我說:等地獄收.
事實有些人是注定下地獄的.
注定的意思是他、她自己選擇的.

   By 0000000 on Thursday, July 03, 2008 - 11:05 am:  Edit

{*這個聲稱自己是女佛教徒的六月June June小姐巳易名為普茹.她更惹人憎之處就是不斷地羞辱真真正正的佛教徒和佛經!此羞辱行為=執法者去犯罪一樣罪大惡極!}

{*一腳撐多船,向新潮人示威,展示自己是追女仔的表表者. 》
雖然此人的行為只會自我羞辱,不會影響有宗教信仰的人,但他是社會的敗類,因為他的行為敗壞社會風氣!令人作嘔!}

"HELL"is the most suitable place for her and him to live permanently!

   By 。。。。。。。 on Thursday, July 03, 2008 - 8:06 am:  Edit

《***如果此人是在教育機構工作,哪就該燴!》
對!教育界都被他羞辱了!機構就是不著重個人道德行為.不過克林頓都下台了!這是好事.

   By 。。。。。。。 on Thursday, July 03, 2008 - 7:41 am:  Edit

《*一腳撐多船,向新潮人示威,展示自己是追女仔的表表者.
雖然此人的行為只會自我羞辱,不會影響有宗教信仰的人,但他是社會的敗類,因為他的行為敗壞社會風氣!令人作嘔!》
***如果此人是在教育機構工作,哪就該燴了!

   By 。。。。。。。 on Wednesday, July 02, 2008 - 6:00 pm:  Edit

《*一腳撐多船,向新潮人示威,展示自己是追女仔的表表者. 》
雖然此人的行為只會自我羞辱,不會影響有宗教信仰的人,但他是社會的敗類,因為他的行為敗壞社會風氣!令人作嘔!

   By 。。。。。。。 on Wednesday, July 02, 2008 - 9:44 am:  Edit

有心人(友緣人)如此的行為可恥討厭嗎?我以批判的態度如此說:【討厭至極,惹人厭憎】!
*一腳撐多船,向新潮人示威,展示自己是追女仔的表表者.
*此人在行山網"出晒名"尤其涉獵女人和追女人.
*在其電腦睇到與未成年少女大玩SM,淫褻照片多不勝數.
*他的可取之處就是他如此的行為只自己羞辱自己,沒有影響有宗教信仰的人士,總比那個比他更甚的虛有佛教徒名的June June六月普茹小姐好一點!

*這個聲稱自己是女佛教徒的六月June June小姐巳易名為普茹.她更惹人憎之處就是不斷地羞辱真真正正的佛教徒和佛經!此羞辱行為=執法者去犯罪一樣罪大惡極!

記憶中曾有一位行山老前輩,好像叫伍叔.他曾說:「最討厭講一套,做一套的人.」我如此回應他的說話→要求一個精神病患者認錯、反思就等如【對牛彈琴】!精神病患者是【無能】言行一致的•或者這樣說對 June June 六月普茹小姐公平一點吧!她會繼續羞辱真正虔誠的佛教徒和佛經!真是哀哉!哀哉!不是善哉善哉!

*******是非是由自己的言而來,與人家的口無關.
*******這個題目開得好,好有意義,不過有心人(友緣人)君配講嗎?
。。。。。。。

   By 。。。。。。。 on Tuesday, July 01, 2008 - 12:13 pm:  Edit

睇到嗎?有心人君學社會名流,為要覓得佳人心,不釋以捐款做善事企圖覓得佳人心.有心人君用$200支票一張,加上以賞詩為理由向群山女詩人芬小姐展開追求.

有心人君成功嗎?
賞詩+$200支票一張+甜言蜜語=成功?這是有心人君追芬小姐的方式.
果子是:賞詩+$200支票一張+甜言蜜語=再次敗慘!呵呵呵!

獨行結了如此的好果子.還有嗎?第一個結的,巳離婚了.
如果獨行肯讓你看看他的電腦,一定有好多好多好果子呢!

我們的家族男士,個個都只得一個女人,所以,在下只好 慨嘆一句,未能拜獨行為師!

追女仔犯了何罪?犯了甚麼大錯?為什麼獨行說自己錯了,要記自己一個大過呢?

。。。。。。。

   By 有心人 on Tuesday, July 01, 2008 - 11:21 am:  Edit

By 有心人 on Tuesday, November 07, 2006 - 5:49 pm: Edit

$200支票一張→芬小姐:
已寄出贊助你參加毅行者賽事的支票。預祝比賽一切順利。

   By 有心人 on Tuesday, July 01, 2008 - 11:08 am:  Edit

By 有心人 on Wednesday, March 08, 2006 - 7:06 pm: Edit

$200支票一張→芬小姐:
鐵柱可成針,誠意動芳心。

By 有心人 on Tuesday, March 28, 2006 - 8:12 pm: Edit

$200支票一張→芬小姐:
莫說纖弱女紅妝,驕人毅力顯鋒芒。
佩服!佩服!

   By 有心人 on Tuesday, July 01, 2008 - 10:31 am:  Edit

By 有心人 on Wednesday, March 01, 2006 - 7:56 am: Edit

$200支票一張→紅粉岸,欠佳人,
芳(足宗)渺,何處尋。

芬小姐:
未見你出現在貴隊的紅粉海岸活動照片中,又一時詩興起,請勿見笑。

By 有心人 on Thursday, February 09, 2006 - 9:08 pm: Edit

$200支票一張→芬小姐:
我也十分喜歡出外旅遊,有機會望能與你分享更多旅遊的樂趣。

   By . on Tuesday, July 01, 2008 - 9:17 am:  Edit

有心人在群山任縱橫司以用200元支票支持群山女詩人芬小姐,加上甜言蜜語的追求技巧=成功還是慘敗而回呢?
等著瞧下一個好果子!

結了如此其中一個好的果子→愛上了一個【虛有其名】"普"度眾生的"靜""如"來六月小姐June June女佛教徒,該當何罪?犯了甚麼大錯?反甚麼思?記甚麼大過呢?是自刮嘴巴?是多此一舉?還是此位虛有其名的女佛教徒移情別戀令你現在才悔恨錯愛呢?

   By $ on Monday, June 30, 2008 - 8:48 pm:  Edit

《結了如此其中一個好的果子→愛上了一個【虛有其名】"普"度眾生的"靜""如"來六月小姐June June女佛教徒,該當何罪!犯了甚麼大錯!反甚麼思!記甚麼大過呢?是自刮嘴巴?是多此一舉?還是此位虛有其名的女佛教徒移情別戀令你現在才悔恨錯愛呢?

如配來,好有緣,真是名乎其實是有緣人啊!
如+來=如來.如來是這樣來的嗎?
難怪白頭山友(獨行)如此喜愛獨行.因為獨行是可以結如此好果子的.
我家比豆腐還細,容納不下多一個女人,否則一定稱呼獨
行師傅一聲!
還有別的果子嗎?有錢,一定有的.等著瞧吧!》

***我的家族,個個都只得一個女人的啊!

   By 有心人 on Monday, June 30, 2008 - 8:01 pm:  Edit

冇錢的,都果子纍纍,更何況有錢的,當然更果子纍纍啦!下次等有心人教你如何果子纍纍.

其實只要click入群山任縱橫留言區,就知道"有心人=賞詩者=友隊一行友=山林一隊友=ICW=Anna=Ken=Kennis如何透過以賞詩和借用支票贊助慈善活動去追群山女詩人"芬小姐"了!

   By 有心人 on Monday, June 30, 2008 - 6:41 pm:  Edit

冇錢的,都果子纍纍,更何況有錢的,當然更果子纍纍啦!下次等有心人教你如何果子纍纍.

   By $ on Monday, June 30, 2008 - 2:15 pm:  Edit

結了如此其中一個好的果子→愛上了一個【虛有其名】"普"度眾生的"靜""如"來六月小姐June June女佛教徒,該當何罪!犯了甚麼大錯!反甚麼思!記甚麼大過呢?是自刮嘴巴?是多此一舉?還是此位虛有其名的女佛教徒移情別戀令你現在才悔恨錯愛呢?

如配來,好有緣,真是名乎其實是有緣人啊!
如+來=如來.如來是這樣來的嗎?
難怪白頭山友(獨行)如此喜愛獨行.因為獨行是可以結如此好果子的.
我家比豆腐還細,容納不下多一個女人,否則一定稱呼獨行師傅一聲!
還有別的果子嗎?有錢,一定有的.等著瞧吧!

   By 友緣人 on Monday, June 30, 2008 - 7:38 am:  Edit

By 有緣人 on Monday, May 07, 2007 - 2:23 pm: Edit

June,
你好!自我在港旅單身會很高興認識你那位和藹可親的朋友,希望可以和你成為有緣人!

By hiking on Monday, May 14, 2007 - 8:41 pm: Edit

june,
你今個星期會否跟單身會!

   By 白頭山友 on Monday, June 30, 2008 - 12:04 am:  Edit

既說山洪, 還是再讓C君出場吧。

這次是去屏南石澗, 盛夏七月天,但水量偏小。我有個習慣: 自已去過的路線,就會讓沒去過的人領路, 但事前會約定:”你帶路, 我殿後, 但如果我覺得錯得離譜我就會開口叫停……” 很順利就到了草群瀑, 小休一會, C君領路橫越草裙瀑頂, 上攀一小段, 然後沿石澗(順流)的右岸山脊進發 (一般的路線是走左岸的)。至今我都沒搞清楚為甚麼沒提出反對:可能我看到路跡相當明顯, 有旅行隊走過。私底下也想搞搞新意思,探索沒走過的路線……

可能祇走了幾十米的距離, 爬升了十米八米, 突然聽到隆隆聲大作,。不是啥怪異現象,祇是落起傾盤大雨來。雨聲當然聽過, 但我從沒有聽過這種奇怪的聲音-----聲量很大,周圍的樹林並沒有高大的林木, 我實在想像不出怎會發出這麼高的音量-------相隔幾米外的C君喊話都聽不清了。我們拿出雨傘, 但很快就知道根本不管用。C君奮力再前行了十來米,草木變得非常濃密,沒路了! C君打了個手勢, 我懂了, 往回走, 這就倒過來變成我負責領路。

雨實在太大, 連掙開眼睛都有困難, 山坡也滿佈泥濘, 要平衡都不容易,走了一小段路, 回頭一看, C君沒跟上來, 而是直接往草裙瀑頂的泥坡小心地滑著走下去(那是來路)。我很喜歡屏南石澗的幽美風景,但我對它又是充滿敬畏的------很久以前, 山洪暴發曾經奪走過郊遊者的性命。我的想法是沿右岸再往下走, 到草裙瀑下再接回傳統路線, 但C君已經落澗了, 我放棄了主張, 折回, 跟著下瀑頂, 這時雨突然全停了。 C君又是優哉悠哉地洗掉滿身的泥濘, 我正在泥坡掙扎著, 看在眼: 我覺得就活像慢鏡頭, C君的動作很慢很慢, 時間過了很長很長…….(其實前後可能祇有一分鐘), 但我又沒吭聲。我們會合, 爬上右面 (逆流方向)的山坡, 由我領路, 繼續行程……

在剛下過暴雨, 落差最大的澗道上停留是愚不可及的 。但當已經意識到危險而沒有清晰提點,強力地採取相應行動是軟弱怯懦, 絕對不是一個行山好搭檔所應為! 我錯了,記大過。

   By A貨June June on Sunday, June 29, 2008 - 11:06 am:  Edit

By A貨June June on Friday, May 18, 2007 - 11:55 pm: Edit

June June 你不必叫人高抬貴手啦,現實係殘酷既,適者生存,不過小女子相信單位領導人有能力應付,你都應該有信心,唔駛回應d無聊人.

   By 好生意 on Saturday, June 28, 2008 - 2:42 pm:  Edit

By 好生意 on Sunday, May 20, 2007 - 7:28 pm: Edit

June,今天港旅好生意嗎?三四十人?

   By 靚女六月 on Friday, June 27, 2008 - 6:01 pm:  Edit

By 靚女六月 on Friday, May 18, 2007 - 9:08 pm: Edit

單身漢兄,我是靚女,身材一流,你有錢嗎?錢是最有安全感,
希望下次聚會見到你,靚仔.拜拜啦.

   By 獨行 on Friday, June 27, 2008 - 8:57 am:  Edit

謝謝分享!有空整理個人經歷後貼文。

   By 白頭山友 on Friday, June 27, 2008 - 1:12 am:  Edit

我並不經常行山 , 而且全是低中級難度的路線 , 但幾乎每次行山都會犯上大大小小 、不大不小的錯誤。 借此園地 , 跟各位分享個人少少的經歷 , 多多的教訓 , 希望樂於此道的新進山友能夠引以為鑒 , 趨吉避凶 ; 順道拋磚引玉 , 若有資深前輩加入點評指正 , 分享寶貴經驗 , 咱們後學們就獲益良多了 :-)

最近雨水多,就由落雨行山說起吧。

有次掛”黃雨”警報 , 急call朋友C君 , 驅車往新娘潭看瀑布(慘! 露底了----連去”新娘潭”都算行山 !? ) C君是原居民 , 自小就慣於脫光屁股在河塘溪海摸蜆捉魚……雨仍在下 , 溪流很是凶猛 , 根本無法落澗 , 本來打算逆溯到新娘潭瀑布下拍照的計劃祇好泡湯 。漫山遍野都是水, 我不得不提醒C君一個小常識: 萬一落水, 把背包甩掉 , 盡量保持頭向上游 , 腳向下游的姿勢…….出來玩o者, 誰都不想搞出人命。

改道順訪”照鏡潭”, 算是解解饞。(從未喜歡過”照鏡潭”!合適水流、角度時看到石洞時尚可, 水少時是一片黑璧, 水流極大時, 跟食水管爆裂水柱衝天差不多……) 回程經過石橋往停車場 , C君先行。水已淹到小腿一半高度, 雨還在下, 水流也很急, C君竟停下步來, 優哉悠哉地清洗大腿上的泥污……我看在眼 , 沒吭聲 , 並舉機拍下當時的情景 , 把C君當成了照片的臨記。我相信C君的判斷, 但我錯了。

我當時認為: 雨已經下了那麼久 , 山體內的水份早已飽和 , 天落多少雨 ,都會馬上變成溪流的一部份 ,因此溪水是再不會突然暴漲的 , 但我錯了-----那時候我不懂”堰塞”這兩個字(但我聽過高手玩的”閘水”)。 黃雨下到處塌枝斷幹, 天曉得那處那時會堰塞而又突然缺堤……此外, 水雖然已淹到小腿一半高, 我想: 萬一失足還可以抓住鐵欄杆,所以安全應該是無問題的。但我又不知道: 水的阻力(在流水堿O推力)跟水的深度是非線性正比增長的, 換句話說: 祇要水再高多一點點, 力量就會大多多 , 而人總是弱小的。

結果? 當然是平安大吉啦 , 否則我那有機會在這婺穨A說故事!


Add a Message


You can use any username with password "hiking" to post. Registered users and moderators can also post messages here.
Username:  
Password:


Topics Profile Close Page Delete Page Move Page Log Out   Administ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