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中的香港郊野

Hong Kong Hiking Web: 討論組 Forum: 行山資料分類 Hiking Subtopics: 知識 General Knowledge: 改變中的香港郊野
   By 佳佳 on Wednesday, February 01, 2012 - 8:33 pm:  Edit Posted From: 58.152.181.54

金絲貓令我想起兒時的無本生意。
  當時上山收集”豹虎”,找到金絲貓一隻, 二毫;紅孩兒一隻,二毫;老篤一隻,五毫;再以單面刀片割下蘆兜葉,做一個”巢”,那就有一元數角,吃它的那喳麵、白肉魚旦、紅肉話梅。
  那時近水的地方,就有蘆兜,可以說是通山都係。唔知點解SY話要人工種芒箕、蘆兜。
  60年代漁農處o的公務員懶過鬼都通山都係,現在特登上山種?!

   By Nite Hiker on Saturday, January 28, 2012 - 9:31 pm:  Edit Posted From: 180.219.15.20

路兜樹令我想起金絲貓

   By SY on Tuesday, January 17, 2012 - 11:22 pm:  Edit Posted From: 219.77.44.173

以前路兜樹只會在某些偏僻海灣才會遇見,但七八年前開始當局把它種到周圍山頭都是,更用它來阻擋沒有行山經驗的他們認為是險位的地方,並用來封鎖重要又沒有危險但不是他們建的行山徑。 假設是險位其實不是的如黃牛石窗,北果洲月球崖西面入口.....等等數不盡的地方,如此負面破壞性的管治手法,絕非文明政府所為,仲要話這些數+年都沒有的植物是自己長出來的!

吉澳雞公頭不遠唯一由海邊登上美麗脊上的天然通道,幾年前種滿密林封路,又在脊上種滿樹林,到行山人士再打通還原路徑,當局去年又破壞,把通道剷成險路。本港罕有的奇異山咀就被他們用作濫種不友善樹堆的場地,如眾多美麗非凡但少人到之地,(如短咀一帶,黃竹角咀向北山坡,往灣北頂,吉澳雞公頭及以東所有山頭,海背嶺,響螺角,南丫島圓角半島、大角半島....等等數之不盡原本美不可言之地,受盡破壞。

如有投訴,答案必定是他們p種叢林,但又不能不承認他們八年來搞『綠化』遍及所有偏僻山頭及海島,濫殺原生植物,改種他們引入的不友善植物、美其名為發展生態!

現在飽受摧殘的是西貢的偏僻外島,成立地質公園後變本加勵,慘不忍睹,包括峭壁洲,火石洲,橫洲,北果洲,南果洲、部分糧船灣洲....等等。路兜,巨型惡林,密不通風不能落腳的枝條橫伸成網狀的細葉植物,覆蓋了原先美麗的草坡、比比皆是,每成立甚麼 XX公園,郊野濫種災難便到臨,無一幸免。

   By Nite Hiker on Saturday, March 13, 2010 - 11:29 pm:  Edit Posted From: 121.203.136.120

"現今野牛沒有草吃,要吃露營人士的食物"

我在30年前已在西貢一帶, 如昂平,大浪東灣遇到.可能露營人士的食物比草更美味.

   By SY on Wednesday, March 03, 2010 - 12:21 am:  Edit Posted From: 218.103.159.91

秋冬時曾登東灣山及長咀半島白泥頭西北80米高的圓頂山,發覺兩處向東的山坡再p是被綠草抓實,而變成乾而碎的硬泥頭,踏足其上幾乎處處不能站立,幾乎要滑落山。再放眼短咀一帶山頭,滿目瘡夷,大幅大幅的草坡(尤其短咀西面的半島)不正常地枯死。原本這一帶綠草如茵,毫無侵蝕跡像,已懷疑是被洒藥殺原生植物。

今天再看 google map 更是一目了然,短咀西的半島植物枯至像 癩痢頭,另外附近大遍山頭變成紅啡色, 但絕不是被火燒過。而枯了的山坡附近, 變成AFCD在少人到的山頭製造的芒箕巨棯等超密林, 這種在少人到落藥殺本土植物而換上千遍一律的芒箕巨稔攀籐等超密密林比比皆是, 如牛過路北面的山頭, 尤其串螺角從前如綠地氈的本土植物數年間全部死去,換上現在的巨稔林,串螺角有些部位相信落藥太重現在也變泥球,草也不能再生。

如此狠心地在偏僻地毀滅草坡及原生植物,是直接破壞原有的生態,手法令人髮指。南蛇尖至長短咀是境內幾乎最後未被毀的廣大草原,現已於2008年開始遭下毒手,p只長咀一帶的山咀極地景色遭大規模破壞,美麗的白泥頭草原也開始遭圍攻,遲早消失。連長咀最篤的石壁咀也p放過,此香港東極也正遭種植者破壞,甚是可惜。

現今野牛沒有草吃,要吃露營人士的食物,日間常見野豬在郊野四出覓食,又常趟落民居,非常不正常,是原生植物被人種植物大幅取代所至。當局仍執迷不誤,在多人到之處做所謂「保肓」的門面工夫,背地媢磭h在大遍大遍的少人到之處把來生植物徹底剷除,只要從直昇機看夠綠便達到目的,全港所有山頭只耍全被厚厚的綠棉胎蓋上便完成任務,生態,美麗景色,原有路徑,一蓋不理,這就是所謂「綠化」!

   By BBQ on Monday, November 23, 2009 - 9:00 am:  Edit Posted From: 58.251.42.78

The local people or even II may like to block the road with sting plant. Everything exists with reason or become food for predator.

   By A villager on Sunday, November 22, 2009 - 11:14 pm:  Edit Posted From: 121.203.95.152

現在大多數山頭,盡是人為種植的幾種草木,草,總是引入長得比人高的芒草取代原生的短草,此種草不但會介損手,亦會封路。此外,大部分引入的植物包括一種羊齒類植物,巨型山稔樹,崗松,油柑子樹,荊棘,蔓藤,竹及其他多莖、枝條橫生的木本植物。這些植物生長速度之快,體型之巨,(特別頭兩種),可以在一年內遍佈整個山頭,同時它們 (尤其羊齒植物、山稔樹和竹),都是霸佔性、排斥性極高的植物,其所到之處,原生的草與植物必然消失。使人懷疑它們是否基因變種植物,若然,它們必定會攪亂原有的生態平衡,為本地植物帶來災難性的影響!

Because we no long rear cattle, no longer use wood and bracken for fuel, and no longer travel on footpath.

   By Hi King on Sunday, November 15, 2009 - 10:38 pm:  Edit Posted From: 210.21.227.98

The only reason is to cover the hill with green tree and become forest to produce more oxygen. No!!! The most important is to serve as a forest view for the Land Developer. Who really take care of the hiker unless Donald is one of the hiking fans.

   By 芒箕Joke on Friday, August 28, 2009 - 12:20 am:  Edit Posted From: 218.103.153.180

種----芒箕????
You are really great!!!

   By 五叔 on Thursday, August 27, 2009 - 9:27 pm:  Edit Posted From: 60.234.195.166

其實郊野公園的官用植物封山和封路對我們重好,變成我們和II的專用私竇,次次都撞到班同胞在山中尋寶:羅漢松、土沉香、金錢龜、鷹咀龜等等、、、、、

   By ZK on Saturday, December 27, 2008 - 1:59 pm:  Edit Posted From: 221.127.144.42

行山遠足,登高望遠,洗滌都市塵囂,相信是人人所嚮往。為種樹而胡亂植樹,不分環境地理因素而胡亂植樹,反觀是破壞自然的劊子手;此言並不嚴苛。就以「清水灣公園 ── 大坳門」為例, 以往佇立其中, 四周景物盡入眼簾;惟多年前大量密集式瘋狂種植,現在固然是綠樹林蔭;但是卻遮蔽了遠觀景致,堪為可惜!

   By 麥 理 浩 on Tuesday, December 02, 2008 - 1:26 am:  Edit Posted From: 218.102.129.8

巨型山稔樹??? What is the specis name of this ??
Or you just make it up??

   By Brian on Monday, December 01, 2008 - 6:42 pm:  Edit Posted From: 219.77.122.93

經本人實地視察, 亂種植物情況品種以芒箕最為嚴重

   By kk on Wednesday, October 24, 2007 - 6:06 pm:  Edit

no亂植樹!!!!

   By SY on Monday, September 10, 2007 - 11:08 pm:  Edit

這一兩年間{2005-2007},香港郊野山頭植物界發生的變化,說是天反地覆也不為過分。2001-2004年間,先是個別九新界及很多離島,是有計劃大規模的要把所有山坡山谷山頂原本的草木,用另類外來的非原生植物所取締。產生的後果之大,不單使任何山頭原有的山路及通道變得對行山人士極不友善,景觀與觀景大受影響,而且使整個生物界受牽連,甚至本港得天獨厚的山海景色及旅遊推廣也可能大受威脅。

香港的曲折海岸線配合落差大、斜度高的山坡,形成微妙秀麗的景觀,如艾思滔所言,這種特殊的山水相融,加上彼鄰大城市,為世間所罕見。這是香港的寶藏,港人包括管理階層,卻不甚知曉如何珍惜、保存及善用其長。很多影響深遠的大型計劃,只因管理階層聽取一小撮人或「專家」的片面意見,沒有廣泛徵詢對這方面有深入經驗的本地人士,尤其行山人士,地理學者,地質學家及其他先進國家處理郊野的方法,急急便推行,可怕的是,很多政策帶來的後果,與保存及善用香港郊野背道而馳,( 因為管理階層不停地好心做壞事 ),而令人困擾的,是後果往往是不能逆轉,更甚者是管理階層在毫無透明度下推出各樣計劃,表面卻當甚麼也沒有發生過。舉例:短短兩年間要把全港九新界大部分山坡、海島的草坡盡毀,全變成羊齒類植物和密集叢林,(幻想成是回復三千年前的景觀?!)很多景觀受盡破壞,很多觀景點被密林覆蓋美景消失了,或封鎖了不能再踏足。很多為本港獨有、海外其他地方罕見的山水相融的珍貴景色,就在幾年間被蹧蹋,急急地被封鎖或隱沒了。

閃電式發生的,是兩年內境內八成的天然草坡,為非本土原生的羊齒類植物所取締。遠望變成青黃色的,和原有的天然綠草美麗青翠色有天淵之別。這些羊齒類植物生長極速,很快便有胸口那麼高,很多美麗山頭的山路被它覆蓋,行來極耗力兼困難。放眼望周圍的大山小山盡是這些青黃羊齒類植物。要再看香港原有的青翠山色 ,(有人覺得像外國的山色),只有看舊相片。現在只剩幾個大山,如水牛山,雞公嶺,龜頭嶺等仍有青麗的山坡;粉嶺雀山剛剛失守,飛鵝山美麗地襯托著眾多巨石的草坡,也正在被進攻,九條龍在2002年已登報宣佈要盡變叢林,原本如美麗獅毛的青綠嫩草,巧妙地襯托著獅子山的獅子石,突然消失了,變成一點也不好看的墨綠密林,同時大老山也開始由青綠色變墨綠色。此外,一年之內,整個狗肚山向沙田的青綠草坡,南丫島北角山的青麗草坪等等無數山頭,盡變密林,還有三丫灣北面原本翠綠的山巒,兩年內青草全被羊齒類植物與崗松取代,其實如此行動的合理原因何在?原本釣魚翁及田下山,擁有清水灣半島特有的青綠草坡,無理地又速速開始叢林化。

幾年前於南丫島南部,空陸夾攻的人工種植法,把美麗柔軟的青草盡毀,兩三年間荊棘、蔓滕、竹與路兜覆蓋廣泛面積,尤其環繞或覆蓋全部美麗的天然石景。2001年前陰山東南面、南面、西南面及西面原本是行山者天堂的廣闊山野樂土,一半以上已不能輕易通過或極難通過;本來是南丫島獨有的、世界級的密集花崗岩奇景、幾乎全部被人為刻意地,用超密的荊棘蔓藤叢林所圍繞或覆蓋。很多石景已不能近觀,原先被青草美妙地襯托著的眾多花崗岩石景,景觀大打折扣。2004年仍能輕易通過的陰山連壁,石景之絕妙難以形容,兩年間被巨型密林覆蓋,行來不易,景色還大打折扣。

最近兩年間在其他地方,突然改為遍植巨型山稔樹、崗松和油柑子樹。山稔品種比土生的大很多,一般長得比人高,(果子細粒,聞說不好吃),一年便成林,令行山人士極難通過,山頭離遠看也很不美觀。崗松 (並不屬於松科) 則更能有效地毀滅路徑,幾年可長到比人高,其樹身堅硬度使行山者再無法通過原有的路。舉例,牛過路一帶,大藍蓋(擔柴山),驢仔石山一帶山頭、石屋山西脊,都遍植巨稔樹;鳳凰笏登上鳳凰笏頂的山坡,兩年內種滿巨型山稔樹,阻礙登山的重要通道。娥眉洲一年半載便遍植巨稔樹及不少崗松,短期內便會把娥眉灣的大好景色隱沒;原本綠油油、景色無與倫比的往灣洲西頂亦面對類似的叢林化、風景滅沒的威脅。崗松則突然一兩年間大量種於石屋山一帶、東北區山頭、東北離島等地。石屋山頂南面稍低的山頂平脊,是欣賞企嶺下海的極佳觀景位,盡被崗松霸佔,西脊尤其黃地同,兩年間盡被密而比人高的崗松覆蓋,已極難通過,黃地同山頂原有的大好企嶺下海景色全被阻擋滅沒;鎖羅盆附近,連接長石咀的山脊盡是粗大而密的崗松,極難通過,原有的魚勾島(長石咀)奇特景觀盡被遮擋。黃竹角咀尤其近白角山及近咀一帶,一兩年內,緊帖著主要山頂路兩旁,種滿枝條橫生的巨型山稔與油柑子樹,不少山路行起來,要手腳不停費力推動樹枝方能前進,已是漫長山路的末段仍要如此地耗力前行,很是不值!原先出黃竹角咀脊頂路上的優美遠景,很多消失了;很多原先涼風浸浸的地方,被叢林遮擋到極其悶熱,很易中暑。

至於新界西部則發生另一類的叢林化,也是與周圍環境格格不入。種植台灣相思已去到濫種階段,2005年3月7日的明報刊登一張相片顯示西部大片大片山頭,密麻麻地、插針式地種滿外來的台灣相思樹,備受批評。由深井至大欖涌,沿屯門公路向海的連綿山脊頂,突然擠滿魁梧的台灣相思樹,與山形毫不相稱,在屯門公路上望上去形態令人望而生畏!還有,那裡本來是觀賞大嶼山、磨刀海的最佳山嶺!屯門公路向海一方原有的美麗海景也突然被相思林盡擋。此外,青衣島的主要山嶺,也是一樣毫不雅觀地在山巔插滿與地形完全不相稱的巨型台灣相思樹,那裡的大好景色不知還剩多少?海岸曲折、山水相融的香港,難道要與國家內陸看齊,把所有山坡,山谷,山巔,郊野,不分青紅皂白地,全變成人造森林,並且是本地雀鳥也不光顧的樹林?

現在大多數山頭,盡是人為種植的幾種草木,草,總是引入長得比人高的芒草取代原生的短草,此種草不但會介損手,亦會封路。此外,大部分引入的植物包括一種羊齒類植物,巨型山稔樹,崗松,油柑子樹,荊棘,蔓藤,竹及其他多莖、枝條橫生的木本植物。這些植物生長速度之快,體型之巨,(特別頭兩種),可以在一年內遍佈整個山頭,同時它們 (尤其羊齒植物、山稔樹和竹),都是霸佔性、排斥性極高的植物,其所到之處,原生的草與植物必然消失。使人懷疑它們是否基因變種植物,若然,它們必定會攪亂原有的生態平衡,為本地植物帶來災難性的影響!近年野豬為患,是否因為它們的食物鏈,遭太多外來植物侵入受影響所致,是值得研究的問題。

   By 行山人 on Tuesday, July 31, 2007 - 3:19 pm:  Edit

政府想製造一個比天更大,比海洋更闊的森林,所以咪不斷植林咯!在香港,那裡可以找到一望無際的景點呢?若過密的叢林收窄了行山人士的視線,哪無限制的植林就要檢討檢討了.其實,如果有些郊野是可以自己生林木的,政府又何必多此一舉呢!

   By SY on Monday, July 30, 2007 - 3:52 pm:  Edit

根據觀察所得,娥眉洲的廣泛叢林化發生在這一兩年間,現時娥眉洲東脊與中部已被密林覆蓋,跡象顯示,趨勢是要把整個娥眉洲叢林化。

西脊暫時還未全部叢林化,但西脊東部山坡已種滿巨型山稔樹,種植的巨型柚柑子樹也不少,(它們與天然生長的很不同,密度,高度與覆蓋範圍大得難以置信。) 生長神速的青黃色羊齒類植物也從多方由下而上擴展,大面積的針葉松科木本類植物越長越高,變成屏障。若然不停止大量的人為叢林化,西脊將於一兩年內全被密林覆蓋, 當其時登臨便會很有困難,更甚者大部份超級美景與涼風亦會被密林遮擋而消失。

這兩年間的廣泛叢林化,亦發生在往灣洲和東北區,尤其在往灣西頂,青黃色羊齒類植物正由下向上神速地蔓延,那裡的無敵世界級美景亦面對嚴重威脅。

東北區諸島,每一個都有其獨特的植物與生態環境,整個東北區更有數之不盡的世界級美景,是香港的珍貴資源,行山人士歷來都見証得到,其實只要保存其原有的生態環境,不需作任何人為攪作,才是給予香港郊野的最高尊重,管理者若要在此區發展另類旅遊,這才是正確的方向。

   By ac on Thursday, May 31, 2007 - 8:39 pm:  Edit

植樹對與錯也不好爭辯了,只是在維港兩岸,高樓越來越多,看遠點也不行,跑到山上,只想看看遼濶的天空,望望遠山而己,可惜這些機會越來越少,加上社會的氾道德主義,這樣不行那樣淫穢,連藝術品也打格仔,這個末代城市,真令人窒息!

   By 五叔 on Thursday, May 31, 2007 - 2:47 pm:  Edit

台灣相思真係缺點多多,花有臭味,蜂蝶不採,果實有毒,鳥獸不食,唯一好處係粗生快大,因屬豆類植物,有根瘤菌可助土壤固氮,增加含氮量。漁護處高中低官與原住民的關係,皆千絲萬縷,且明知係黃蜂巢,又點會攪佢地啊!

   By 五叔 on Wednesday, May 30, 2007 - 4:48 pm:  Edit

行友講得對!植林係一盤大肥肉!
ct,你講的九徑山曾多次植林,約五至八年前,曾見山上有一巨型儲水膠箱及器材一批,估計由直升機吊放山上。不過最近清明山火燒得好勁,我之前幾個月見神仙轍中下段已成林,但今次山火燒到中上段得番幾棵剩,真慘!不過新樹好快就大,真係要等多幾年。

   By 五叔 on Wednesday, May 30, 2007 - 2:49 pm:  Edit

唔好講到咁掘!大家都係交流意見和討論,希望接近事實真相,等大家知多一點。政府根本不會理我地,亦阻不到我地,只係令新人去不到或易迷途,對我地無實質影響。

   By 123 on Wednesday, May 30, 2007 - 12:58 am:  Edit

一句講晒:植林左住你地happy,所以你地班友唔老黎.

   By 長毛 on Tuesday, May 29, 2007 - 11:01 pm:  Edit

回應佳佳5月25日5:09pm內文:

我想此文想表達的意思是政府的政策總會有人受惠有人受害,植林和拆皇后碼頭皆是。現在政府只聽到社會一部份人(醒目)聲音,而另一反對聲音似乎只懂茶餘飯後向朋輩或在網上討論區"呻吟"。

   By on Tuesday, May 29, 2007 - 9:20 pm:  Edit

也可以到旅行家的網站看一下新舊神仙轍的分別,
http://www.hktraveler.com/angus/angus_02.asp
還有很多年前從山上就很輕易的觀看到沙田望夫石,和拍攝得到很美麗的相片,現在則需要在樹叢中才可以看到一丁點,否則就是到石底下觀看那令人腰背酸痛的仰視景觀,景物都得不到應有的愛護和尊重,是不是有關部門都應該要檢討一下,植樹和建小路都需要考慮一下用家的意見呢?並不是多就是最好,就等於當年的八萬五計劃一樣,要知到特大森林=特大山火呢!

   By 初學新行友 on Tuesday, May 29, 2007 - 8:16 pm:  Edit

CT
試回答你的問題。( 簡略 )
香港西部 的山地貧脊、再加上風化,數十年前的山坡是禿頭山,我有一張神仙轍的相片,是全無樹木的 。
一如 Nite hiker 所說這些山地於二次大戰日治時被鄉民把可以燒得的都取去了-作為燃料之用。
種相思係因為相思是先鋒樹,相思生長快、在十分貧脊之土地、山坡可也可以生長,原來農林處並不單種一種樹的,
實在也種多種的紅膠木、松樹等等。
可惜 於60-70年代松樹由於虫害,大片大片的松林都死了。

由於相思樹不是香港原生樹,所以不能吸引雀鳥、蝴蝶來居住,
不能造成一個這樣的循環 -- 樹木- 可減少水土流失、吸引雀鳥、蝴蝶、( 落葉 和樹木所造成的氮肥) 牠們可以為土地施肥、
所以先種相思、再種其他的原生樹,這個概念是近年發展出出來的。

試看八仙嶺,烏蛟騰等地 ( 新界東北部) 早一些時間漫山都有裂斗錐栗 ( 香港原生品種 ) 和西北部實實在在不一樣。

禿頭山成因 : 主要係燒得快過成長,咁就無法啦,重係請大家小心山火 。

上面所講如有錯漏、請 nite hiker 指正 。

   By on Tuesday, May 29, 2007 - 8:07 pm:  Edit

ct啊, 五叔也言午和你開一下玩笑,他的真正意思是叫你過多幾年再去看一下,以下是神仙轍圖片:
http://www.photopostit.com/displayimage.php?album=32976&pos=36
謝謝山龜隊阿ping行友的精采相片。

   By 行友 on Tuesday, May 29, 2007 - 7:50 pm:  Edit

郊野植林是一盤生意!

   By ac on Monday, May 28, 2007 - 9:21 pm:  Edit

昨天行山,經過雷打石山西北面的山坳,又發現遍植樹苗,這遍空地是望向榕樹澳、大埔的景點,亦是行山人士休息、等人乘涼的好地方,到樹木長高時,這些都會失去。有些人會爭辯,植樹有甚麼不對?植樹不一定對,視乎在甚麼地方,例如在交通燈前,在徊旋處便不對。在山上也一樣,做一件事,有理性、有遠見、有知識便會選擇在適當的地方時間做適當的事,不是盲目去做。看看中國歴史,甚麼大練鋼、大躍進,害了多少人!現在香港則是大種樹、大修路,真的無話可說!

   By 五叔 on Monday, May 28, 2007 - 7:22 pm:  Edit

ct,
估唔到你仲out過我,唔知有物種改做這樣事物,不怕旱不怕火的樹都有呀!得閒去神仙轍睇睇,幾年前已開始植林,現在已非禿山了!

   By 路人 on Sunday, May 27, 2007 - 11:50 pm:  Edit

今日行經大浪坳。本來是無敵海景的山坳…唉,慘變山林。真是……唉!

   By 佳佳 on Friday, May 25, 2007 - 5:09 pm:  Edit

我就是你說的刁民。
我極其贊成填海,我就是做海上工程,倒一車坭頭落海,收幾舊;滇一載砂,收幾萬。
我極其贊成折皇后碼頭,己有50,000,000等住我收。
我極其贊成興建北潭坳至高流灣/塔門/大浪西灣的水喉工程;如果唔係,我在高流灣就要擔水用,去小無水沖,去大要用旱廁,我的四代人中,衹我要日日用旱廁,"足否"低要比蚊針。
政府種樹,有何不可?
種了樹,你行不到山?你的膞頭有恐龍的闊度嗎?上有樹陰,難道你中意搭直升機?
在山頂種樹,又有何不可?行雷閃電,不是立即下山,還要攻頂,死o左,都比人鬧。
我極其贊成在任何地方,包括我家門前種樹。在我家中,巳有三棵各高三至五米的樹。。

   By 水泥森林原居民 on Thursday, May 24, 2007 - 12:42 pm:  Edit

支持植樹 但反對亂種

當資源是有限時 (現時庫房充裕完全是錯覺 香港的深層矛盾根本沒有解決 ) 善種就變得十分重要

舉個極端的例子 在針山頂標誌柱旁種棵樹是蠢事一樁 用意是讓行到山頂的人可以納涼吧 殊不知這會誤導雷雨時遊人躲在其下避雨 此外 尖山頂上種棵孤樹 山勢就變得滑稽了 這是美學觀點問題 很主觀 就不討論了

同樣道理 路標好不好 當然好 在孤零零的針山頂上還要另立一個不小的木牌 告訴遊人 這是針山頂 是否多餘 這是為了服務 千中無一 誤上針山 的莽撞遊人而設的一個人工物 在幾米之外再設一個寫錯字的 "將攜來垃圾帶簍走"鐵牌 政府是將郊野當市區來建設 後果是郊野全部消失

當路標告示是必要時 就應該整合之 不能以好動機為名做蠢事

   By 支持 on Thursday, May 24, 2007 - 12:03 pm:  Edit

<<<藍天工美礪的一片風景,不殃祇牡樹木,不理森泓>>>
兄台:

難道森林不是由樹木組成?
難道那些給建設了香港四代的刁民們所燒盡的樹木不應重種???

   By 水泥森林原居民 on Wednesday, May 23, 2007 - 10:56 pm:  Edit

亂種樹,還有那些奇醜無比的"亭",除褲放屁的路標路牌,墳場石級,雙重欄桿......太多蠹事了!!

記不清多少年前,新加坡的"黑(克?)街以人妖聞名,當地政府認為藏污納垢,有損國體,將它鏟除了,舊區牛車水也進行了更新改造.....沒多久就發現遊客少了,遊興淡了,新國政府才醒悟破破爛爛,髒兮兮的舊東西,原來是個寶,於是政策發生了根本改變.....今天我們覺得新國政府在保育舊物方面作得比香港出色,其實她已經是後知後覺,後悔不已. 香港政府酣睡當濃,自以為天下無敵,根本是不知不覺.

每次登上吊燈籠望深圳鹽田港,都驚歎對岸發展一日千里,殊不知從對岸看香港,海岸曲折,群山巍巍,就像"富春江圖"畫卷,令人悠然神往,真是一塊寶地.IT年代鋼筋水泥玻璃幕牆沒有甚麼了不起,上海也終將有"敵視你", 自然,生機,生趣自能吸引萬方有心人....

但我們須要的是細畫藍天下美麗的一片風景,不是祇求樹木,不理森林,把山野染成綠色就算任務完成,青山寺,龍躍頭,甚至幛上,都曾經松林遍野,香港群山是有季節色彩的, 都染成綠色就變成"沒有季節的小墟"....樹是要種的,但除了科學,還有美學,是點鐵成金,還是鮮花插在.....高下網友可以自判.

   By 佳佳 on Wednesday, May 23, 2007 - 10:26 pm:  Edit

>>英國有個古老的經濟學說:當失業率高企時,政府出錢請人起牆,之後再拆除......
香港也有類似問題,當失業率高企時,就將碼頭不繡鋼扶手油上銀色,將地面油上灰色,做了等於無做,一個發雞盲,就看不到,美其名為制造就業機會,不過也益了我,哈!哈!

   By ac on Wednesday, May 23, 2007 - 10:01 pm:  Edit

種樹本身沒錯,但很多時,不該種的地方卻種了,如馬鞍山昂坪及落大水井之一片草原,以往一望無際都是草坡,無敵海景,草坡有甚麼問題,有沒有人在海景豪宅窗前種滿盤栽遮&#30528;景觀??
看看世界各地的效野公園(中國除外),真的沒有人種樹修路做得那麼蠢,這正反映官員的思維,其他例子,還有很多很多.......尖沙咀鐘樓、皇后碼頭、
維多利亞監獄、..........太多蠹事了!!

   By Nite hiker on Wednesday, May 23, 2007 - 12:10 pm:  Edit

多生植林 - 為生物多樣性植林

由於二次大戰期間大量砍伐柴薪,香港在1940年代後期大致上已成為綠樹難尋的不毛之地。其後,當局有意使本港重現翠綠,遂致力在郊野展開植林工作。不過,當年的山嶺,以至部分山谷,皆遍布劣地和侵蝕遺痕;加上這崎嶇不平之地主要由花崗岩組成,表土養分易於流失,凡此種種,都對植樹工作構成嚴峻的考驗。因此,必須以加倍的努力和熱誠,以及明智的規劃,方能排除萬難,重植綠蔭。事實上,不論在香港每一角落,重新植林的任務俱艱巨無比。

由1950年代至1980年代初,植林的重點目標是盡快使劣地重長植被,以樹木覆\侵蝕痕跡,從而防止水土繼續流失,幫助建立更佳的土壤。經過林務人員的艱苦奮鬥,配合由海外林業專家設計的審慎植樹方案,新的植林區終於漸見起色。此時廣植的都是生長迅速而堅韌先鋒樹種,如馬尾松、台灣相思和紅膠木等。在嚴重侵蝕的土地上選種最適合的樹種,為其後的綠化成績奠下堅實基礎。

及至1980年代,視覺上的景觀已有所不同,棕黃一片的劣地漸次被青翠的山頭取代。此外,樹林的佔地面積由1940年代的百分之三增加至此時的百分之九,郊野公園範圍內的劣地亦在其後多年間逐漸減少。山坡環境的土壤條件改善之後,亦較有利樹木生長,因此可重新栽種耐力較弱的原生樹種。如今,用於植林的本地樹木超過一百種;某些地點若不宜成長緩慢的本地樹種,則採混合方式,種植已證實能生長的原生樹和韌力較強的外來種。

1980年代以後出現的轉變較不明顯,卻更形重要。由於輔以積極的生境強化措施,樹林的物種複雜性和豐富度均開始提高。大型生物群落以人工或天然方式形成,讓林地得以擴大,由此出現漸進的自然演替,終達至豐富的生物多樣性,這轉而又能使野生生物更加多元化。

社會的支持對綠化香港起著重大的作用。事實上,大眾的熱心支持的確有助保證和加快植林工作的成\。 2000年的樹林覆\率已上升至百分之十七左右,幾乎所有適宜大眾植樹的地點俱已盡用。市民參與植樹,以及他們對欣賞新植林地的興趣,在數十年前幾近匪夷所思。與之同時,林地生境有所改善,亦使野生生物種群擴大,大眾對大自然的興趣亦因而日見提高。

全球各地的樹林面積差不多都在縮小之際,香港居然憑著數十年的努力,在逆流中獨樹一幟,樹林覆\率繼續不減反增。由此所得不止於「數目」的增長,更重要的是樹林及其相關生物多樣性的豐富度,亦即物種「質素」的顯著提高。

為了強化生物多樣性,郊野公園的植林已轉化為下列的生態工法:
1. 選用在植林歷史上有成效的樹種,目的為水土保持及生物多樣性。
2. 以「混種」為主,每地都選用多個不同品種。
3. 以「堆種」取代行種。
4. 加入原生品種的舊樹幹,以疏及伐改善林相。
5. 利用合適的鳥箱吸引野鳥。
6. 加強防火帶的\能,共建做22公里的防火帶。
7. 利用基線研究的成果,於植林地選種頂端品種(如:嶺南山竹子)。
8. 適當地使用圍欄保護幼苗。

今日的香港,一如世界其他地方,同把焦點放於生境和生物多樣性的相互作用之上。我們現時的工作方案,目標已非僅在於控制水土流失,而是加強生物多樣性和推動持續善用樹林。為持續管理郊野及樹林而取得最優質的資料,集中監察不同物種的工作小組已於年前成立。在45名專業人員之中,他們的職責涉及生境強化的管理、自然保育教育、防範山火及監管發展項目等;另外,逾1100名前線人員則提供輔助,執行各種林務和其他讓香港得益的工作。

香港自然網 http://www.hknature.net/chi/habitate/index2.html

   By Budget on Tuesday, May 22, 2007 - 10:54 pm:  Edit

政府部門不停四圍種"野",甘先至可以維持每年Budget撥款,李超人如果都行山,相信該路線會有Planning地種。

英國有個古老的經濟學說:當失業率高企時,政府出錢請人起牆,之後再拆除,跟住再起過.........結果失業率得到改善。

   By 水泥森林原居民 on Tuesday, May 22, 2007 - 12:38 am:  Edit

"支持多種樹",不過唔好亂種. 舊啟德機場咁大,丟空了十年, 種幾十萬棵(樹苗)都得啦!

   By 支持 on Monday, May 21, 2007 - 7:59 pm:  Edit

支持多種樹

   By saikunger on Monday, May 21, 2007 - 9:38 am:  Edit

"Many concrete paths were funded by KAAA after WWII."

not exactly, 特別是北部和東北部不少混凝土徑是1949年後英軍的設施


"若種樹,總離不開台灣相思"

i may be wrong 但應不再種台灣相思了

   By SY on Sunday, May 20, 2007 - 11:45 pm:  Edit

那些植樹隊通常到郊區附近,不一定在郊野公園內的山頭,(那裡多是坡度不大,空曠寬敞),有計劃地種樹,或把山頭叢林化。很多這樣的山頭,本來外表翠綠四正,站在其上,風景幽美,視野360度,最後全變成...

若種樹,總離不開台灣相思,(因大得快,燒不著,打風打不斷,但有人對它鼻敏感,本地雀鳥也不悽息其上),並且是插針式的種植,不出一兩年,整個樹林便造成。可悲的是,市民若再想登臨山上,要又推又甕,幾經艱苦才能鑽進去,本來的景色當然沒有了,分分鐘迷途走不出來。舉例,南丫島北角村背後的山,本來綠草如茵,景色非凡,一兩年間便如此地面目全非。今年種樹隊更進攻南丫北部的最高山嶺: 風景一流的北角山,奈何!

若種叢林,總是羊齒類攀爬植物打底,再加上多莖及枝條橫生的木本植物,並混上糾纏不清的攀藤,不出一兩年,山頭就立亂一遍,行於其上,步步為難。若然仍有行山徑,就算上到山頂,幾年後就被樹叢包圍,一無所見,空氣也不流通。舉例,十四鄉井頭村北面山丘,山頂有柱墩,360度皆美景,可見三杯酒,烏洲,整個企嶺下海,井頭村,石屋山,雞冠山,馬鞍山背面,八仙嶺,跌死狗,吐露港等,景色簡直無與倫比,不幸被種樹隊發現,四圍種叢林大樹包圍,山頂也周圍掘坑準備種大樹,不出兩三年,站在山頂上將一無所見,這是甚麼部門的甚麼政策?

就算是郊區路邊的山丘山坡,這一兩年間,一個也不放過!今時今日,要搵一個未被攪過的山頭都幾難!納稅人的錢是這樣用的嗎?

很想知道這些種樹隊是屬甚麼部門管轄,很想投訴他們。

   By 五叔 on Sunday, May 20, 2007 - 7:30 pm:  Edit

ah hong,
千祈唔好咁大聲,若那兒是郊野公園,剪草、剪荊、放路標等等講唔完咁多事,都係犯法,可判監和罰錢呀!人地已放過我地這班弱勢社群,重想行得自由自在,都是低調一點,偷偷進行好!

   By ah hong on Sunday, May 20, 2007 - 10:10 am:  Edit

>幾年後,我己不敢穿行在這些舊村民留下的山徑,再不能通過小山徑走出小山坡坐在大石上欣賞無敵大海景

That means you seldom walk along there, my point is how come you need someone (may be government) to make sure that trail has no plants and to be accessable. Did you know how much money have to spend there just to make sure that is accessible?

The only solution is bring along your plant cutter, and gardening skills with you and your teammates during your trip. You team may select some small trails to hike and clear it up. Just hiking on the big trail, taking someone's jetso and complainting something is useless.

Action is required.

   By HK man on Saturday, May 19, 2007 - 11:25 pm:  Edit

Reforestation is for us to breath. When the size of forest is getting smaller and smaller, reforestation is getting more and more critically.

   By Nite hiker on Saturday, May 19, 2007 - 6:41 pm:  Edit

Ei.. this is a very complicated issue.

We should note that the footpaths which we had been used for hiking were maintained by the villagers for their daily living and not by the government. Many of these footpaths were built hundreds years ago. Many concrete paths were funded by KAAA after WWII.

The changes in rural economy, replacement of woodfire by fossil fuel, the abandon of cattle rearing, hill fires, the improved road transport, the global warming, the countray park policy, the knowledge of government official on landscape design all contributes to the changes.

   By 病從淺中醫 on Saturday, May 19, 2007 - 5:06 pm:  Edit

做大官的,急功近利;做中層的,不知所謂等運到;做低層的維維諾諾,有樣學樣;做外判的雜牌軍談何質素?如何拯救我們的生存地,生態,...重要是政府會選用什麼人?

   By 居住地 on Saturday, May 19, 2007 - 4:44 pm:  Edit

hi,我行山遇到政府專門植樹隊(有否外判就不知),他們見荒坡和很寬平地(有零星矮茶花)都胡亂種植,最糟他們不知是否貪方便,最愛在原有小荒徑路上種,幾年後,我己不敢穿行在這些舊村民留下的山徑,再不能通過小山徑走出小山坡坐在大石上欣賞無敵大海景(連大超人用錢都買不到的!)幾年下來,我對 政府+外判 已經.....心淡!

   By 五叔 on Saturday, May 19, 2007 - 4:16 pm:  Edit

sy,
漁護處班高官以為做野無人知,但少數人,如老人家和你我,因在山中玩大,目睹和見証其中之鳥獸草木數十年來的變化,故山中事難逃我等法眼。個班人根本唔鍾意野外和行山等活動,做官不過係搵食!所以為執行政策,根本無考慮我地這類弱勢社群!
我有一友是消防員,曾說最憎人行山,害到佢地好辛苦去救那些山中意外肇事者,但後來他退休後,愛上行山才知箇中好處,出事純因意外、準備不足和應付無方之故。不過話說回來上帝之手,難不到我們這群山野常客,重令它成為我們獨佔的樂土呢!

   By 路人 on Saturday, May 19, 2007 - 3:52 pm:  Edit

扎山道飛鵝山道沙田坳道的會合處本來是一個草坡,可以看到九龍半島的美景。現在是一個林坡,風景看很一半。

釣魚翁郊遊徑近蝦山篤的山坳本是一個風景怡人的好地方。現在已經隱沒在密林中。

不斷盲目追求數字,只顧向局方交數的後果。

   By saikunger on Saturday, May 19, 2007 - 12:40 pm:  Edit

大浪村經張屋圍林屋圍上蝻蛇凹在麥徑開通兩村荒廢後凐沒

米粉咀經千溪走廊到蝻蛇灣一段路我好 lang 時係好暢順 E+ 是季節性的通行

上述兩個例子是冇人行所以凐沒, 和植林無關

一個好極端例子是蝻蛇東脊和南脊, 以前都是僅容一人的羊腸小徑 (有圖為證) 現在時寬3m 有多的大道 (風化和破爛也和危險性比以前嚴重 ... esp 樂善行幾千人一齊上山後

   By ltt on Saturday, May 19, 2007 - 11:24 am:  Edit

是否有一些例子那兒是因亂植林而導致小徑隱密?
會不會只是植物自然生長導致?

   By ltt on Saturday, May 19, 2007 - 11:21 am:  Edit

是否有一些例子那兒是因亂植林而導致小徑隱密?
會不會只是植物自然生長導致?

   By 路人 on Saturday, May 19, 2007 - 7:41 am:  Edit

我十分同意不應該亂植林,將一些原本風景優美的山坡或山頂影色完全破壞 :-(

   By SY on Saturday, May 19, 2007 - 1:35 am:  Edit

另外,單為種植而不理地理環境,只顧填顏色的、地氈式的種植法,是一種思維單向、急功近利的做法。

從直升機望下去深綠一遍只滿足一小撮人士;現在很多路徑被毀,未毀的大多也被荊林變得extremely hiker-unfriendly(對行山人士極不友善)。

其實從高空望下去植物稍為稀疏一點或稍見泥土的地方是否都要用密林填滿?在地上的環境與景觀,行山人士能否通過,似乎都不在考慮的範圍內!

熟識香港郊野的人士都知道山上原有的草坡,很多非常幽美,顏色隨季節而變化,帶有青翠的色彩,經過時又可休憩其上,並且有廣闊的視野,令人心曠神怡。

如此美景竟被學者一句「禿頭山」所標籤定型!難道綠草不是天然植物,而要有計劃地,大規模地被荊林蔓藤和羊齒類植物所取締?

現在的草坡與美麗草坪,買少見少,很多山頭通通變成密不通風,無視野,無特色、千篇一律、墨綠一遍、行人勿近的荊網山頭,這就叫做綠化嗎?

   By SY on Friday, May 18, 2007 - 9:39 pm:  Edit

至於把郊野不友善地叢林化,表面似阻礙行山人士「亂闖」,實質卻令行山人士更易迷途被困密林中而需要救援。管理階層想盡量規限行山者於他們所建的行山徑,而不承認其他行山徑,足以証明他們對行山只有公事上的認知,而非對行山有真實愛好而得的正確理念。一般熱愛行山者都知道最初階段會享受行有名大徑,並且歷久常新,但人不會僅止於此,對行山認真的人是會繼續嘗新及發掘新路線,享受新的景觀與挑戰,以致歷久「嘗」新。豈會規限於區區數條有名的行山徑而不會有更進一步的經歷?尤其香港的地理環境正是有獨特適合探索的條件,很多行山者都會認同行山數十年仍不斷會有令人震驚的新發現,世界上極少地方在這麼小的範圍內珍藏著探討不完的不同類別的景觀。因此把路徑規限化、景色單一化是對香港郊野極不合情理的對待。

   By SY on Friday, May 18, 2007 - 9:36 pm:  Edit

在此回應五叔於本行山網「相關興趣 / 感覺 / 消失中的行山徑」一欄所寫的片段。

從管理階層的角度去看郊野並改變郊野是現時的政策取向,但帶來的改變會產生很多不能逆轉的惡果,尤其是未有深入研究下而作出有龐大影響的決策。例如,單為管理有名稱的行山徑,而封殺原有的,甚至旅行界熟識的路徑,只因它們非管理者所建設,並在地圖上沒有名堂,這豈不是對香港郊野缺乏認識的表現?前任的數位港督 (除了彭督) 都是熱愛行山、欣賞郊野的人士,有名稱的大小行山徑只是他們享受行山之餘,把當時已有的很多無名行山徑擴建修輯而成,以方便行山人士,而絕無否定其他無名行山徑的存在價值。相反,以往的港督常踏足於鮮為人知的偏僻小徑,以致很多小徑後來被納入有名大徑之中。他們不會立亂地種植和改變原有的景觀與生態環境,當時郊野原有的優雅天然美境便得以保存。 [例如麥理浩在七十年代已踏足荔枝窩並在該處拾垃圾,酋德在八十年代因不慎跌倒才得知他曾行過龜頭嶺往禾坑山的小徑,此徑和登龜頭嶺山頂的小路今天已被種植的密林所封殺。] 其實數之不盡的超級美景都不是在有名的大徑上所看得見,都是靠很多無名小徑方能到達。現時小徑不為管理者所尊重,竟暗地裡遭慢性或急性毀滅,這是香港美麗郊野的重大損失。


Add a Message


You can use any username with password "hiking" to post. Registered users and moderators can also post messages here.
Username:  
Password:


Topics Profile Close Page Delete Page Move Page Log Out   Administ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