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行山小記──試為「煙霞」正名

Hong Kong Hiking Web: 討論組 Forum: 分享:行山小記──試為「煙霞」正名
   By 大志 on Tuesday, December 30, 2008 - 8:43 pm:  Edit Posted From: 218.254.48.116

煙霞散了,行山當更清朗呢。

   By 大志 on Tuesday, December 30, 2008 - 8:37 pm:  Edit Posted From: 218.254.48.116

早陣子,這堜e實佈滿了煙霞。

   By e仔 on Monday, October 20, 2008 - 3:46 pm:  Edit

番石柳老兄,雖然你寫得深奧左d,但係我估你是在鼓勵我,非常感謝。
但請你安心,我除了公積金戶內有投資,此外已沒有閒錢了。我所表達的,是我從電視新聞畫面所見,一幕幕憤怒、哀怨和悲傷的情景,使我有感而發。我可憐他們,除了金錢上的損失,更甚者還可能賠上了健康,我相信經過今次金融海嘯後,患上抑鬱症的人會大幅增加。

想起雲爺提及的「要如何與自己相處」,就醒起了你經常講述的「我念」。人的煩惱本來都是源於一個「我」字,如果要「我」和「我」互相了解、適應,很可能會出現兩個煩惱,這便變成一個大問題了,這是一個錯的方向。我想應該從認識「我」為煩惱的始作俑者開始,到「忘我」忘掉自己的利益(私心),再學習「無我」,把自己與宇宙萬物溶為一體,直至「無無」,連「我」字也徹底消失。

   By 我不是 on Saturday, October 18, 2008 - 4:57 pm:  Edit

波蘿e: 知止常止,終身不恥,知足常足,終身不辱。

金錢有腳守不著,得失由來不易知,常抱人老心未老,人窮志不窮,略嘗辛苦方為褔,不作聰明便是才,明天步履平地起,再上高峰見金秋。

經濟起伏多少次,何嘗不是志當頭

起身再行過啦!

   By tigerz on Friday, October 17, 2008 - 2:21 pm:  Edit

轉載廣州金羊網:

“煙霞”与“灰霾”
-------------

近期,進入春季的廣州,灰霾天气頻現,有人提出,煙霞比灰霾好听,可令人在心理上輕快一點,建議效法香港改名。其實,這种稱謂上的异同顯示出不同城市的人文性格。


視野模糊不清,能見度降低,廣州人向來把這种障礙物稱作“霧”;后來知道了“灰霾”,知道了灰霾与霧相比,所
含水分要低一些,能見度要高一些,但習慣上仍不怎麼區分,兩者混同使用。香港人把“灰霾”美其名曰“煙霞”,讓我們更覺新奇。

有人認為,煙霞比灰霾好听,心理上也會輕快一點,建議效法香港改名。不過,以國人對城市空气污染的痛心疾首,如此“文過飾非”,相信會是吃力不討好。引起筆者思考的是,兩地均屬粵語中心區域,同聲同气,為何對“大气棕色云”气象的表述,在譴詞造語和感情色彩上,反差如此大?

全文: http://ycwb.com/big5/ycwb/2008-04/01/content_1847939.htm

   By e仔 on Friday, October 17, 2008 - 12:02 pm:  Edit

「活」與「不活」本來就不是由自己作主的,「滿足」是自我定立的標準,所以也不難得到,反而「沒有任何疾病」是一種奢求,當然能夠有心有力去「一覽眾山小」在大多時間都是受外來事物影響的生活中,無疑平添了一點自由和空間。正如閣下大名「我不是」,如果凡事都以「我不是」考慮在先,我相信這個世界將會更和諧,個人的視野會更廣闊。

雲爺,多謝你的回覆。人生路上的選擇實在太多,如果事事都要嘗試後才得到答案,恐怕沒有足夠的時間,所以我喜歡多問、多了解、多學習。從你的字裡行間,我己得到啟示。退休生活換來了更多屬於自己的時間,而這是在職時期所渴望的。從無到有,從少到多的時間,是需要適應和學習如何分配;如何使用。你又給了我一個新的學問,太多空餘時間原來要面對自己,要怎樣與自己相處呢?確實需要深思。

   By 雲水 on Friday, October 17, 2008 - 9:42 am:  Edit

「雲爺,你年紀不大兼身體健壯,為何不多作育英才而選擇退休呢?退休後的生活和心境如何?可否細說經驗和心得給大家分享?」

e仔,我的外表體格看似健壯,但內在體質不強。我覺得我的外表體格和內在體質是一種錯配。^^

對我來說,提早退休並非真的退下來休息,只是轉換生活內容和模式。我喜歡自由,喜歡隨意做自己想做的事。家居維修完成後,我打算抽點時間研究一下抑鬱症。

不過,我發現不是人人都適合提早退休的,因為對某些人來說,太自由反會感空虛與無聊,而寧願自己的生活被別人安排和規定。記得有一位心理學家說過「逃避自由」這句話。

_____________

附:問答一則


A:看了你雲水網站七月三日的那則兩足日誌,觸動了我一些感想。今年我選擇從工作了十年的職場上退下來,……回望過去的日子,每天都步履匆匆,生活忙忙,日覆一日,故想趁自己的健康和體力尚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或嘗試自己年輕時錯過的一些挑戰或機會。……由職場上退下來,我想也是要適應的,過去日子匆匆忙忙,只覺日子過得很快,沒有時間思索,沒有時間花錢去獎賞自己,沒有時間生病,現在忽然靜下來,又會否覺得日子過得太慢,有太多時間花錢,甚至會迅速衰老、慨嘆人生無常呢?我有些害怕。我正努力化解及平衡之,希望不枉來這世界走一轉。可否分享你的體會?謝謝。

B:謝謝你寫出你的感想。關於我對退休生活的體會,也很願意和你分享。

不錯,從職場退下來,開始過退休生活,確實需要適應。在香港,一般在職生活多是忙忙碌碌,有些更是緊張急促,壓力很大,以至沒有時間靜下來好好思索,甚至沒有時間生病,沒有時間花錢獎賞自己……一旦退休,生活節奏立刻放緩,空閒時間很多,當然亦有時間花錢﹝如果有錢﹞,也有時間生病﹝^^﹞……這種在生活節奏和內容上的截然轉變,差不多是每一位退休人士都會感覺到和需要適應的。但我認為除了要這種適應外,還有更深一層的適應,那就是跟自己長時間相處的適應。

退休前,每天的生活都是匆匆忙忙,不是忙這,就是忙那,忙得沒有什麼時間跟自己相處,即使偶有假期或空閒的時間,也忙於尋找娛樂或參加活動,填塞僅有的空檔,也就是藉忙碌的工作和活動來避免接觸自己。可是,退休之後,空閒的時間很多,那就要長時間面對自己了。如果一個人未能跟自己好好相處,即是未能好好的接受自己,這時一定會感到苦悶、無聊和不安。有些退休人士就是無法忍受這種感覺,於是不停參與各種活動,好像比退休前還更為忙碌,或唯有再尋找工作。總之,就是設法「逃離」自己,不用長時間面對自己。

根據我的體會,我認為退休生活的適應主要有二:一是生活節奏和內容轉變的適應;二是跟自己長時間相處的適應。兩者比較,後者比前者更難,因為要好好的接受自己,並非一般想像中那麼容易。有些人於退休之後,反而有更多時間跟自己過不去。其實,退休人士正好利用這個機會,好好的認識自己和接受自己。以前為生活而奔波勞碌,無暇探究心靈成長的問題,現在正好補償。

如果這兩方面都能夠適應,退休生活實在是很不錯的,因為除了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外,還可以在較放鬆的情況下,好好的反思人生和體會生命的深度。試想想這個情景:一對退休夫婦坐在公園的椅子上,沒有交談,只是靜靜地坐著,過了很久,那位先生指著那邊牆頭的杜鵑花說:「花開了。」那位太太慢慢地說:「是嗎?」然後又靜靜地坐著。這就是淡,淡中自有一種味道。

   By 我不是 on Thursday, October 16, 2008 - 10:21 pm:  Edit

活在煙霞中的泰國榴槤大樹波蘿e:
感性說話會令人感覺你憂傷,才過了一半的人生,積累的痛苦經驗令你在餘下另一半人生會活得更快樂,不一定學雲水先生參襌,也不一定學任何人的方式,活著!已經很好,三餐一宿能滿足,是非常好,能夠自由行動沒有任何疾病,是福,如果有能力上山一覽眾山小,泰國榴槤大樹波蘿e你說該怎樣形容這樣的生活呢?

   By e仔 on Thursday, October 16, 2008 - 12:54 pm:  Edit

《活在煙霞中》

除卻行山時偶會遇上煙霞,其實在日常生活中何常不是煙霞滿佈。

一張印上欠你多少錢的欠據,就可以換去了你的畢生積蓄。
郵差叔叔每天用了八小時來回行了八公里或上落了三次太平山,換來了的只是數張由獅子銀行印發的「紅衫魚」。相對一個行山人仕,用了一整天時間,行了三倍的路程,得到的是一身臭汗和疲累,或加上一點兒成功感。

在在說明了,人的行為和判斷一直受價值觀主宰。煙霞可以很美,也可以是某種破壞。欠據和鈔票在交換過程前後可以嚴重變質。同一行為也可以是無聊、無奈或充滿價值。不斷努力的追求,換來的不是結果,而是你想要甚麼。

   By e仔 on Thursday, October 16, 2008 - 11:36 am:  Edit

多謝關心,我將會向台灣番石榴多多學習養生之道。

雲爺,你年紀不大兼身體健壯,為何不多作育英才而選擇退休呢?退休後的生活和心境如何?可否細說經驗和心得給大家分享?

   By 中學生 on Thursday, October 16, 2008 - 10:02 am:  Edit

"試為「煙霞」正名":

據中華書局"中華新字典"(本人中學時代的小工具書)p.617:
"空氣中因懸浮著大量的煙塵等微粒而形成的混濁現象"稱之為"陰霾"

香港天文台稱"空氣大量充斥可見污染懸浮物"為"煙霞", 蓄意誤導未必,誤導者本身要有精準修辭能力才能去誤導別人吧? 無可奈何的現實:這根本不是一個概念精確的年代和地方......不然怎會稱賭博的協議文件為"迷你債券"?!

"百米之外,難以看得清楚"?

查看環保局的網頁,10月12日港島東區空氣質素的各項指標堪稱"漂亮"!這是甚麼一回事? 拿公帑薪水的科學家會出來辯護:

"(你們不懂的啦),我告訴你: 大氣堛漲穫V物不一定是能可見的,可見的也不一定是污染物.可能(他當時大概沒有站在渣甸山頂)是濕度高,風速低,雲線低,懸浮粒子與大量細微的水點結合,降低了視程......",有沒有道理?,有,不過不是真相的全部.

手堥S監測數據的老百姓直觀直覺當然不免"膚淺",但不要用"科學"來嚇唬人.喜歡到塔門露營的山友要注意啦:這個人煙稀少的小島,經常是香港境內空氣質素最差的地方!!難道那埵酗ㄛ陘H知的地下工廠?(請科學家暫不要跟我爭論"差"的定義) 污染物是靠風力在大氣中"自由流動"的.

祇要將各項指標的權份及規模幅度調整一下,一年奡N沒幾天可以做戶外活動啦!

說句公道話:他們清楚實情,祇是將頭埋在沙堆而已.

   By 雲水 on Thursday, October 16, 2008 - 8:09 am:  Edit

大志兄,謝謝嘉許和勉勵。

   By 大志 on Wednesday, October 15, 2008 - 8:04 pm:  Edit

雲水兄對煙霞的描寫,文字優美雋永。
談文論理,論據精辟獨到,頗希望
能常拜讀鴻文,得益定匪淺矣。

   By 我不是 on Wednesday, October 15, 2008 - 6:35 pm:  Edit

「但可惜那半殘將廢的舊驅殼不聽話」

修理下佢啦,估計e仔人生才過了一半,日後有更多好日子要過,請緊記活動能力是最大財富!

   By e仔 on Wednesday, October 15, 2008 - 3:46 pm:  Edit

多謝兩位兄台指點,我最近曾上斜落斜行了三小時,膝頭還可以應付,但當要落樓梯時,凌空的腳用陰力準備踏地剎那,膝頭蓋旁邊就發痛,但正常走路就乜事都無。我曾是游水熱愛者,在海中暢游一兩小時都不用上岸,但可惜那半殘將廢的舊驅殼不聽話,早於多年前在每次游水後肩膊都會發炎,往往痛足一星期,所以已放棄這運動一段時間了。

   By 我不是 on Tuesday, October 14, 2008 - 9:33 pm:  Edit

e仔,游水啦,幫助腿部放鬆,同時要經常上落梯級,保持關節活動。

   By 雲水 on Tuesday, October 14, 2008 - 9:12 pm:  Edit

e仔,據我的經驗和體會,膝頭痛,可試試在平地步行,完全避免行走,不是最好的,但又不可以過度,看看行完之後的狀況,找出一個適當點。

   By e仔 on Tuesday, October 14, 2008 - 2:23 pm:  Edit

好!互勉之。

因為上落梯級時膝頭發痛,已個多月沒得行山。除了睇醫生之外,各位前輩有何好計?請賜教。

   By 我不是 on Tuesday, October 14, 2008 - 1:54 pm:  Edit

e仔,一千幾百形同垃圾,一萬幾千仿似雲煙,現在動輒以億作單位,與冥通紙幣相當,隨手一散,【垃圾】【雲煙】化為「烏煙灰霞」使得雲水先生大呼被這個美麗的詞彙誤導,所以e仔日後唔好咁重手,應注重環保呀!

   By e仔 on Tuesday, October 14, 2008 - 1:06 pm:  Edit

哈哈!彼此,彼此。
蒲頭代表未死,未死代表有野做。大千世界,看不完,學不了,最近學識了還原基本法,引証了本來無一物的寓意,我們是赤條條來,亦會赤條條走,人世間一切皆為影像,最後人人都是同一終點。

   By 我不是 on Tuesday, October 14, 2008 - 12:42 pm:  Edit

泰國榴槤大樹波蘿e,雲水先生唔出現,你老哥都唔出現,平時攪乜鬼先?

   By e仔 on Tuesday, October 14, 2008 - 12:17 pm:  Edit

雲爺忙堸蓿╮A放下裝修工具去觀賞「煙霞」,須則是烏煙灰霞,但如果行間心意皆到,也可當為漫遊仙境。
觀當今時局,何只到處瀰漫著烏煙灰霞,更是濃霧深鎖,前路一片朦朧,一不留神差錯腳步,便可能墮下萬丈深淵。寄語:行山時要小心,投資理財更要小心。

   By June (June) on Monday, October 13, 2008 - 6:00 pm:  Edit

秋冬天是行山的好季節,可惜卻不是觀景的好時機!

秋冬季由北方吹來的季候風,將一層層的大陸污染物都吹來了。每每上到山上看到的遠景都是灰濛濛一片,大殺風景。

昨天我行白腊、萬宜東壩、浪茄、西灣山,本來這條路線的景觀很美,但都被「煙霞」所蓋,無奈地加上了一片薄紗。

   By 雲水 on Monday, October 13, 2008 - 4:25 pm:  Edit

今天,我和太太從鯽魚涌沿柏架山道登大風坳,再登畢拿山及小馬山,然後沿金督馳馬徑返回柏架山道,最後落鯽魚涌。我們登上山兩個山峰後,放目遠望,所見的都是一片朦朧,百米之外,難以看得清楚。香港開始踏入行山季節,山頭野嶺又到處瀰漫著烏煙灰霞了。〔「烏煙灰霞」簡稱「煙霞」──試為「煙霞」正名,不要被「煙霞」這個美麗的詞彙誤導。〕
〔12/10/2008〕

後按:我可能有先入之見,「煙霞」在我心中始終不屬負面語詞。在中國傳統文化中,「煙霞」一詞負載著很多正面和美麗的色彩。中國有煙霞山、煙霞嶺、煙霞洞,詩詞中每出現「煙霞」,更使人有如幻似真、儼如仙境的浪漫遐想。香港天文台借用了「煙霞」來描述那些烏煙瘴氣,就好像靜靜地偷取了「煙霞」本來附帶的美好色彩,來為那些污染物包上美麗的榶衣。這種用詞不當的做法,不但未能恰當反映空中污染物的可厭,讓人提高警惕,還慢慢破壞了在中國傳統文化中與煙霞有關的美好事物的形象。


Add a Message


You can use any username with password "hiking" to post. Registered users and moderators can also post messages here.
Username:  
Password:


Topics Profile Close Page Delete Page Move Page Log Out   Administration